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经典文章 > 爱情美文 >

一生痛错放你的手

时间:2016-12-24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吴语 点击:

   悠悠岁月,冲淡不了的记忆,孤寂的夜,索绕着旧时的梦。

   飘零的身世,青涩的岁月,与你相逢在那漂泊的日子里。不经意的一眸,你那轻轻一撇的,刹那间摄取了我整个的魂魄。

   百年的老街,不起眼的阁楼,初次邂逅的地方。同样不起眼的我是怎样地引起你的关注?当接到你第一封回信时,那无法言语的了许久时光。你那秀丽苍劲的字也成了我练习书法的字贴。从此,军旅生涯平添了万分的情趣!

   等你的信成了一份的寄托!

   那一个冬天我休假回来,第一次去你家,我们散步在那街角,伫立于那小礼堂旁。你一身白色毛衣黑色的长裙,一条鹅黄色的围巾不经意的搭在胸前,那一形象永生镌刻在我的记忆里。在那湿冷的微风中,我们谈着不着边际的话语。你说:忘了带外套,风有点冷。我撑开了皮夹克,用那不高大的身躯为你挡在寒风中,那一刻,成了我一生最美的记忆!

   鸿雁传书的三个春夏秋冬。给我多少欢乐、多少曼妙的时刻,但同时也给我许多沉重的压力。我不止一次的责问自己,我拿什么去爱你?那三年也是我最凌乱的日子。身体突然生了一场病,接着为了转业回来,穿梭于老家、部队、省城之间。有你的日子,我婉拒过护士和的示爱,世上最难理清的就是,难道真是前世今生早已有定数的?

   有一种阴差阳错叫误会,有一种赌气只是证明自己的蠢,有一种悔恨是终身无法弥合的痛,所有的言语已显苍白,我已无力叹息!碎了一地的记忆,伤了一世的!任由骇浪拍打那撕裂的心,在那锋利的礁石上搓揉,献血染红不了大海,却腥了一片海水……

   你是我人生至美的风景,从此我拉下了眼帘,沿途再美的风景也近不了我的心坎。从此,我带上了墨镜任由人生的黑白。

   寒寺孤灯成了我的向往,晨钟暮鼓能否解我今生的情劫?

  你!自以为你读懂我的心,是的,我爱你。但你没想过我有多倔犟,在我十四岁多我去世时,我从一个游手好闲的人,硬是学会干所有的活,甚至连衣服都自己裁自己做。

  忙乱已经让我没有思维了,你换了新的公司,又不告诉我?还叫我别写信。我一赌气,作出今生最愚蠢也是最伤痛的决定。错!错!错!还有那个错乱的年代……在那个春节你还那么自信地开玩笑让我去追她呢?……那个岛内户口的。唉!人生已经没有回头路,世上没有药!等到从部队转来你的信时,已经是夏天了。这种情景好像在电视剧里才能看得到。世界上最的事莫过于自己深爱的人向你时,而自己已经那份权利。有人说,如衣服,如手足。我无法如此潇洒,骗别人易,骗自己难,多少午夜梦醒、多少彻夜难眠。没有经历过,是难于体会得到的。那种刻骨铭心的痛!那种语言无法描绘的痛。在你的世界里,我愿意俗如菜根,低若尘埃!我愿儿女情长,不愿英雄气短!

   老家成了我最地,走过那条老街,阁楼犹在,已物是人非了,车站边的饭店是我们最后的地,每次走过那些地方,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撕裂着我。几年前我徘徊在你的家门口,那栋显眼的两层石头楼房已经不复存在,周边取而代之是一排几栋五六层的房屋,也不知道那栋是你父母的家。时过境迁,现在除了我父母的忌日和清明节回家祭奠亲人外,平时我几乎不回去了。

   你曾经对我说过,现在年轻他对你还可以,老了就不知道。我也向你许下过诺言。你若不,只要你愿意,随时转身。哪怕的容颜已经饱受岁月的沧桑,我也愿意与你执手走到的尽头!不求感天动地只求两颗的心相互慰籍!

   有你在身边,哪怕胡杨飞沙,秋风塞北也显如此圆满丰富;没你在身边,哪怕杨柳飞燕,春雨江南也显如此残缺苍白。对你的许诺从没忘记,没你的消息我怎敢老去!傾我所有管他俗世的黑白。也要让这的有一的结局!你若安好,我便心安。行尸走肉般的去诠释浮光掠影的尘世浮沉,用怎样的去索解这生命流程的浮世的悲欢!一座城,一段情,一个人,一生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埋葬冬天

    一素笔,一薄笺,想将满腹相思书撰。谁知诉情的开端,竟是那么地难。或许今生今世,我...

  • 最坚固的爱情,是懂得一个人的心

    太过用力,会纠缠于内心,会让所有的饱满太过张力,是一张拉满了的弓,射得一定远吗?...

  • 无情的秋雨

    一场冰冷无情的秋雨,一个孤寂漆黑的宁静之夜。打开熟悉动人的聊天记录。一句句甜言蜜...

  • 找个永远不会放弃你的人

    三个月前,我怀孕了。 当时我们刚结束一场日本自由行,旅行中就常感疲惫。按理说,这...

  • 你是我最美的人间四月天

    【一】 你是春天里的那一抹鹅黄,窜上我心灵的枝头,从此,我的生命充满了绿意。沏一...

  • 夕阳下的恋人

    十五岁那年我第一次收到了男孩的情书,那时的我青涩懵懂,根本不知何为爱情。只知道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