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散文随笔 >

那一夜

时间:2017-02-22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fanjl1967 点击:

漆黑的夜像一扇沉重的大门咣当落地,砸扁了我流泪的心。白色的病房内燃起了昏黄的灯,点燃着我唯一的期望。一条条微弱、细小的光线像一条条生命线,缠绕在娘瘦弱僵硬的身上,下面是万丈深渊的地狱……我仿佛看到娘一点点坠落。我紧紧抓着那冰凉、骨瘦如柴的手,生怕她离我而去。这时,窗外电光闪闪,像一把把利剑划破黑夜;雷鸣声声,仿佛上苍怒发天威,抱打人间不平;一场瓢泼大雨击打着门窗,我的热泪滴落到娘苍白的脸上……

老天啊,我的眼泪是否最好的灵丹妙药,能唤醒我苦命的娘?

正午时分,骄阳似火。蝉的叫声在瞌睡的树枝上苍白无力,好像没吃饱似的。我们一家人在田地里泡了一上午,吃完午饭正在午睡。突然听到娘痛苦得在地上翻滚,口吐白沫,天哪!她喝了整整一瓶敌敌畏,看来是下定了决心。突然鸡犬不宁。我借了一辆地盘车,与乡亲们把娘抬上,迅速向医院飞奔。裸露的脚丫子奔跑在滚烫的柏油路上,踩在石子、玻璃碴子上,鲜血直流,而我一点也没觉得痛,只是恨自己跑得太慢太慢,路太长太长……终于赶到镇医院。洗胃、做人工呼吸……折腾了大半天,医生直摇头。

我的心一下掉进冰窟窿。娘,您怎么非走这条绝路呢?

娘啊,我知道您是太累了。

您是一名地地道道、大字识不了几个的农村妇女,自从出嫁后就背上了贫穷的大山。我清楚地记得咱们的家--两间低矮的土东屋,随时都有倒塌的样子。外面刮6级风屋内绝不会低于5级,外面下大雨房内便会下小雨,满炕都是盆盆罐罐;两床破被子、一个木箱、一把方凳子就成了全部家当。老鼠大白天出出进进。爹当民办教师,每月才两块钱的工资。您说爹是喝墨水的人,全家人脸上有光。为了支持爹,全家人生活的担子您挑了一大半。喂一头瘦猪、攒一圈猪粪换点工分在生产队分几百斤鲜地瓜。为了一家老小填饱肚子您使出浑身的解术,像台连轴转的机器一天到晚闲不下来。白天跟着到生产队劳动,中午利用工余时间,叼上一块地瓜干饼子,咕咚咕咚喝上一瓢凉水,然后顶着火辣辣的太阳一头扎进密不透风的玉米地里拔草、挖菜。夜晚,冰冻刺骨,摇曳的煤油灯下,一架古老的纺车吟唱着不眠的歌谣,诉说着庄稼人心中的期盼。有时,一觉醒来,发现您一边磕着头一边摇着纺车,又有多少个清晨我看到您睡在纺车旁,像一座雕塑,屹立在艰苦的岁月。

为了赚到几元钱的生活费用,您又带着一家老小打起了苇箔,卖到采购站。您常常忙得连一顿整饭都吃不上,又是纺麻线又是劈苇叶,一双手被离得象生孩子的血口。也不知是否疼痛,从来没听到您提起过。

娘啊,我知道您是怕了。

贫穷就像一个恶魔,变着法地折磨您的身心。我和弟弟先后上学了,家里穷得连本书也买不起,您便挨家挨户地踏邻居家的门槛,有多少次我看到泪水在您红红的眼圈中打转转。您养了几只老母鸡,每天早上起来抠鸡腚眼,攒点鸡蛋换个钱。为了家里宽余些,您做起了买卖。您也算是三五两村的能人,会踦自行车,于是便借一辆车到百里之外的渔村买点鱼虾之类的东西再回来到集市上卖。一天百十公里路打来回,走得是崎岖的羊肠土路,每次回我都看到您瘫倒在炕上。然而,折腾下来却挣不了几个钱,只是白搭工夫。每次您刚一回家,街坊邻居的大人小孩就像喂养得鸡一样“哗”地围了上来,您心软,你一个虾他一个螃蟹。怪不得奶奶奚落您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

娘啊,我知道您伤了。

您天生脑子有点毛病,贫穷和艰难使生性急躁的您与爹常常为了点鸡毛蒜皮吵架。每次您又哭又闹,躁立不安,一吵架就向外跑。家不和外人欺。一些远房的小姑子和小叔子也跟着欺负您。人最大的屈辱莫过于娘受到欺辱,我攥紧小拳头发誓待长大后一定要为您报仇……娘啊,我始终不明白:当我和小伙伴们打架时,您总是袒护着人家。因为他们一喊您“疯子”,我的自尊心像被一把锥子深深地扎着。娘啊,一想起那件事我觉得一辈子愧对您。那天您消瘦的身影出现在教室的窗外时,听到同学们的耻笑和窃窃私语,我把头压得很低很低,恨不得钻进地缝去,脸上流淌着火焰。人家的父母气派十足,相比之下您是多么的寒酸卑微啊!周末回到家里我朝您大发脾气,再也不让您到学校丢人显眼。霎时,我看到您怔住了,眼泪喷涌而出,突然,跑到炕上蒙着被子嚎啕不止。不懂事的我背起书包骑上自行车跑回学校。下次再见到您的时候,人苍老了许多。自此您再也没踏入学校一步。

时光的列车在黑暗的隧道中不紧不慢地行驶,它的脚步轻轻,怕吵着娘。头脑中闪现着逝去的一幕幕画面,我的心一阵阵钻痛,攥得娘更紧了。窗外,上苍好像与我心心相连,一片怒吼着、控诉着,一边热泪尽情地奔流。风裹着大雨冲刷着这个不公的世界。没有了娘,就没有了家;没有了娘,就没有了牵挂的风筝线;没有了娘,就没有扎根的土地。娘确实太累了,需要好好睡上一觉;娘确实怕够了,需要做一个好梦;娘确实是伤了,需要弥合一下伤口。上天啊,千万把我的娘留住;老天啊,无论如何把娘还给我!

窗外渐渐发白,夜渐渐退却着颜色。或许是累了,天公的声音越来越小;或许是给我答案的时刻到了,风停雨走了。太阳终于露出了慈祥的笑脸,娘终于苏醒过来。我高兴得手舞足蹈,感谢天,一夜的陪伴;感谢地,让我的祈祷实现。我又踏进一个新鲜的世界,有娘的日子真好!

那一夜,让我终生难忘;那一夜,让我快快成长;那一夜,让我一生为娘歌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一)有人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是啊!人与人之间的爱,不一定要有多高调,也不...

  • 火根儿

    火根儿是我三姑的女婿。因和我父亲有层甥舅关系,素来走动多些,所以我对他很熟悉。初...

  • 剪一缕春光,与心灵对话

    弃船,登湖南省冷水江炉竹码头,过紫云峰生态农庄一排又一排大棚,绕过几台平常难得见...

  • 滴水观音

    不知是无意,还是用心,对面办公桌的女孩利用废茶叶罐水养起几株滴水观音来。初次听她...

  • 这一年麦子

    耕地·播种随着玉米收了、杆挖了,施完底肥,过了寒露,就该到种麦子的时候。父亲吆上...

  • 慢行太平溪

    我的家就住在湖南怀化市区的太平溪边,那里有我的妻儿和孙女,还有那曾经工作过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