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散文随笔 >

我想要的幸福

时间:2017-03-12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黄昏下的夕阳 点击:

幸福并非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蜃楼海市,它其实很简单,可以是一句叮咛的话,一道鼓励的眼神,一个善意的微笑。幸福如同悠悠岁月里的一首经典老歌,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幸福不在虚拟的幻想里,也不在看不见的远方,幸福是一个实实虚虚的东西,她可以是一次热情奔放的拥抱,可以是一首悦耳动听的歌瑶,也可以是一个泪流满面深动感人的故事。

幸福在小孩子们的眼里很简单,他们的幸福,就是一颗甜蜜蜜的棒棒糖,一个红彤彤的苹果,一盒新奇的玩具,就能使他喜笑颜开,得到满满的幸福。幸福在摄影人的心里,是一种寂静无声、耐得住性子的等待过程,如拍摄鸟,你就得耐着性子在林子边守候着,寂静的等待着小鸟的飞来,待小鸟在树枝上站稳后摆出了楚楚动人的姿势,或小鸟在起飞的那一刹,你就可按下快门,得到你最幸福时的一张小鸟依人的照片。幸福在作家脑海里,是一种安静与安宁,作家只有远离喧嚣的人流,远离车水马龙的街道,远离吵闹喧哗的声音,在清清静静的,雅雀无声的、万赖俱寂的有着离奇的安静小屋里,他的思路才会被打开,他的思绪才会像风驰电掣一样,在白纸上写出一篇篇令人赞叹的美文,写出一个个感人的故事,写出一首首悠悠然然的诗歌。

幸福可是一次真心、真挚、真成的合作,也不是虚无缥缈梦幻泡影的空中楼阁,也不是水里子虚乌有的镜花岁月。你听过将幸福进行到底的爱情故事吗?一个是风靡上海滩的一代影帝,一个是红极一时的著名演员、女作家,他们因电影相识,因电影结缘。1947年7月,在影电二厂的影棚里,新片《幸福狂想曲》正式开机,影片里的男主角是赵丹,女主角是黄宗英,这是她们第一次在银幕上合作,扮演一对恋人。那时他们曾没想到,这部影片竟然拉开了他们后三十年的幸福大幕。赵丹因出演《十字街头》《马路天使》一举成名。他还有俊俏的外表和出色的才华,走到哪里都是年轻女孩子们倾慕对象和关注的焦点。1925年,黄宗英出身于北京一个工程师家庭,14岁随大哥黄宗江到上海,16岁时因出演话剧《甜姐儿》成名。第一次合作,戏里一个眼神的交流,戏外一句台词的双讨,让二人配合十分默契。温柔可人的黄宗英,深深打动了赵丹的心扉。身边的朋友一眼就能看出,赵丹已为“甜姐儿”痴。在《上了年纪的禅思》中,黄宗英写道:“《幸福狂想曲》拍摄完毕,在扫尾工作时,我们将分手。他忽然孩子一样的对我说,‘我不能离开你,你应该是我的妻子’。于是,幸福狂想曲变成了幸福进行曲。

幸福可是一场令人感动的晚会,2012星光大道年度总决赛第一场,在央视三套星光大道的舞台上,一位讲土右旗方言的支教老师云飞,他用深情浑厚的男中音演唱了一首《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云飞的歌声高吭深情,宛转悠扬,余音缭绕,令人感动。我在家里目不转睛的在电视上看着云飞唱歌的画面,他的歌声深深的打动着我,我很感动,边看止不住的泪水就漱漱的往下流,泪水已模糊了我的双眼,我透过模糊的双眼,看到所有的现场嘉宾评委、观众都被他的歌声所打动,都感动得热泪盈眶,这时候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这场电视,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他的演唱,不知道路有多少人在听他宛转深情的歌。我有一种感觉,我似乎也感到云飞歌声的穿透力穿透过我的胸膛,云飞歌声的感染力感染了所有的观众,我听到和看到电视机前观众的哭泣声和赞扬声。云飞的歌为什么这样感人,他是用心在唱歌,用泪在唱歌,用血在唱歌,云飞这个内蒙支教老师,很真诚,很朴实,我喜欢他的歌,喜欢他对音乐的执着追求,我更喜欢他有一颗温暖融融的爱心和崇高的品德。在这个时候用千言万语也只能说出两个字"感动,云飞感人的演唱,把我唱哭了,把佳宾唱哭了,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唱哭了,这种幸福的泪水,就是幸福与感动。

幸福可以是一壶清香可口的浓浓热茶。海南人爱喝茶,不论是在门面,还是街道的两边,都有喝茶的地方,我听说在福山镇主街右边后面的小巷,有几家茶馆,全都是溆浦茶客,带着好奇和好客,我跟着亲戚穿过车流人往的主街,走进这条小巷,就看见这些普通的茶馆里坐满了茶客,想必老板生意很好吧,我们找了一家较大的茶馆坐下来,这个茶馆全都是溆浦人,全都是老乡,只有在这里,在这个时候,在这个遥远的天边海角,突然见到这么多的老乡,真是有一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亲切感受,这里每杯茶很便宜,每杯一元五角,放有茶叶、蜜糖,品起来还格外清香可口,你可以从上午八点喝到下午五点,这些茶客都是来海南打工种香蕉的老乡,他们三五人一伙,七八人一群围坐在茶桌边,有的边品茶边打牌,轻松悠闲;有的在互相交流种植、销售、价格等信息;有的在与老板谈租地、签订土地租赁或转让合同;也有的为内部买土分不均而争得眼红脖子粗。你说这些虽不起眼条件简陋的茶馆,可它却成为了溆浦种蕉人聚会休闲的场所;成为溆浦种蕉人在这里交流思想的空间;成为溆浦种蕉人香蕉种植、技术、销售、价格信息汇集中心。在这种茶馆里饮茶,在这种热闹的场面喝茶,在我的思想里,在我的心里,永远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左合高(网名:浅唱那高兴),男,先后在《文学纵横》《作家选刊》《家园文学》《旅游散文》《怀化文学》《雪峰文化》发表文章。主要作品《话说海南香蕉树》《看海》《溪边漫行》《弯弯的杨柳》《温暖》《老实人、滑稽人、狡猾人》等散文杂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一)有人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是啊!人与人之间的爱,不一定要有多高调,也不...

  • 火根儿

    火根儿是我三姑的女婿。因和我父亲有层甥舅关系,素来走动多些,所以我对他很熟悉。初...

  • 剪一缕春光,与心灵对话

    弃船,登湖南省冷水江炉竹码头,过紫云峰生态农庄一排又一排大棚,绕过几台平常难得见...

  • 滴水观音

    不知是无意,还是用心,对面办公桌的女孩利用废茶叶罐水养起几株滴水观音来。初次听她...

  • 这一年麦子

    耕地·播种随着玉米收了、杆挖了,施完底肥,过了寒露,就该到种麦子的时候。父亲吆上...

  • 慢行太平溪

    我的家就住在湖南怀化市区的太平溪边,那里有我的妻儿和孙女,还有那曾经工作过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