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名家散文 >
    <b>我为什么要写作</b>

    我为什么要写作

         有人问一位登山家为什么要去登山谁都知道登山这件事既危险,又没什么实际的好处,他回答道:因为那座山峰在那里。我喜欢这个答案,因为里面包含着幽默感明明是自己想要登山,偏说是山在那里使他 ...

    阅读全文»
    道士塔

    道士塔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塔呈圆形,状近葫芦,外敷白色。从几座坍弛的来看,塔心竖一木桩,四周以黄泥塑成,基座垒以青砖。历来住持莫高窟的僧侣 ...

    阅读全文»
    天目山中笔记

    天目山中笔记

         佛天大众中〓说我尝作佛〓闻如是法音〓疑悔悉已除初闻佛所说〓心中大惊疑〓将非魔作佛〓恼乱我心耶莲花经譬喻品 山中不定是清静。庙宇在参天的大木中间藏着,早晚间有的是风,松有松声,竹有竹 ...

    阅读全文»
    扬州的夏日

    扬州的夏日

         扬州的夏日 扬州从隋炀帝以来,是诗人文士所称道的地方;称道的多了,称道得久了,一般人便也随声附和起来。直到现在,你若向人提起扬州这个名字,他会点头或摇头说:“好地方!好地方! ...

    阅读全文»
    “海阔天空”与“古今中外”

    “海阔天空”与“古今中外”

         “海阔天空”与“古今中外” 有一天,我和一位新同事闲谈。我偶然问道:“你第一次上课,讲些什么?”他笑着答我,“我古今中外了一点钟!”他这样说明事实,且示谦逊之意。我从来不曾想 ...

    阅读全文»
    歌声

    歌声

         昨晚中西音乐歌舞大会里“中西丝竹和唱”的三曲清歌,真令我神迷心醉了。 仿佛一个暮春的早晨,霏霏的毛雨1默然洒在我脸上,引 起润泽,轻松的感觉。新鲜的微风吹动我的衣袂,像爱人 ...

    阅读全文»
    阿河

    阿河

         阿河 我这一回寒假,因为养病,住到一家亲戚的别墅里去。那别墅是在乡下。前面偏左的地方,是一片淡蓝的湖水,对岸环拥着不尽的青山。山的影子倒映在水里,越显得清清朗朗的。水面常如镜 ...

    阅读全文»
    看花

    看花

         看花 生长在大江北岸一个城市里,那儿的园林本是著名的,但近来却很少;似乎自幼就不曾听见过“我们今天看花去”一类话,可见花事是不盛的。有些爱花的人,大都只是将花栽在盆里,一盆盆 ...

    阅读全文»
    医刘云波女医师

    医刘云波女医师

         刘云波女医师 刘云波是成都的一位妇产科女医师,在成都执行医务,上十年了。她自己开了一所宏济医院,抗战期中兼任成都中央军校医院妇产科主任,又兼任成都市立医院妇产科主任。胜利后军 ...

    阅读全文»
    背影

    背影

         背影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 ...

    阅读全文»
    悼王善瑾君

    悼王善瑾君

         悼王善瑾君 我与王善瑾君相处确只一年,但知道他是一个勤苦好学而又具有正确判断力的人。 他现在死了!他的朋友告诉我他的死信的时候,真使我失惊:这样一个有为的青年,竟这样草草完 ...

    阅读全文»
    执政府大屠杀记

    执政府大屠杀记

         执政府大屠杀记 三月十八是一个怎样可怕的日子!我们永远不应该忘记这个日子! 这一日,执政府的卫队,大举屠杀北京市民——十分之九是学生!死者四十余人,伤者约二百人!这在北京是 ...

    阅读全文»
    你我

    你我

         你我 现在受过新式教育的人,见了无论生熟朋友,往往喜欢你我相称。这不是旧来的习惯而是外国语与翻译品的影响。这风气并未十分通行;一般社会还不愿意采纳这种办法——所谓粗人一向你呀 ...

    阅读全文»
    罗马

    罗马

         罗马 罗马(rome)是历史上大帝国的都城,想象起来,总是气象万千似的。现在它的光荣虽然早过去了,但是从七零八落的废墟里,后人还可仿佛于百一。这些废墟,旧有的加上新发掘的,几乎随 ...

    阅读全文»
    吃的

    吃的

         吃的 提到欧洲的吃喝,谁总会想到巴黎,伦敦是算不上的。不用说别的,就说煎山药蛋吧。法国的切成小骨牌块儿,黄争争的,油汪汪的,香喷喷的;英国的“条儿”(chips)却半黄半黑,不冷 ...

    阅读全文»
    论无话可说

    论无话可说

         论无话可说 十年前我写过诗;后来不写诗了,写散文;入中年以后,散文也不大写得出了——现在是,比散文还要“散”的无话可说!许多人苦于有话说不出,另有许多人苦于有话无处说;他们的 ...

    阅读全文»
    憎

         憎 我生平怕看见干笑,听见敷衍的话;更怕冰搁着的脸和冷淡的言词,看了,听了,心里便会发抖。至于惨酷的佯笑,强烈的揶揄,那简直要我全身都痉挛般掣动了。在一般看惯、听惯、老于世故 ...

    阅读全文»
    论说话的多少

    论说话的多少

         论说话的多少 圣经贤传都教我们少说话,怕的是惹祸,你记得金人铭开头就是“古之慎言人也。戒之哉!戒之哉!无多言!多言多败。”岂不森森然有点可怕的样子。再说,多言即使不惹祸,也不 ...

    阅读全文»
    南通行通信

    南通行通信

         南行通信 在北平整整待了三年半,除去年冬天丢了一个亲人是一件不可弥补的损失外,别的一切,感谢——照例应该说感谢上苍或上帝,但现在都不知应该说谁好了,只好姑且从阙吧——总算平平 ...

    阅读全文»
    温州的踪迹

    温州的踪迹

         温州的踪迹 一“月朦胧,鸟朦胧,帘卷海棠红”1 1画题,系旧句。 这是一张尺多宽的小小的横幅,马孟容君画的。上方的左角,斜着一卷绿色的帘子,稀疏而长;当纸的直处三分之一,横 ...

    阅读全文»
栏目列表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