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散文断想(二). 作者:程汝明

    散文断想(二). 作者:程汝明

         散文断想(二). 作者:程汝明 散文的语言是美的,美在准确、鲜明、生动。美在,简洁、朴实。美在,壮阔恢宏,大气天成。美在,柔风绕明月,牵情无声。但这种美,是建立在有话即长,无话即短, ...

    阅读全文»
    散文断想 (三). 作者:程汝明

    散文断想 (三). 作者:程汝明

         散文断想 (三). 作者:程汝明 谈到散文千人一面,万人一腔,有人就往杨朔身上泼脏水,说杨朔是散文模式的制造者,是散文模式的始作俑者。 杨朔,何时提出过杨朔散文模式?杨朔何时拥有,焚书 ...

    阅读全文»
    沮水悠悠

    沮水悠悠

         今年七月,跟随县文联几个作家去了一趟玉门。只因时间紧迫,来去匆匆,却不能完全尽兴,无法仔细欣赏车窗外墨绿的山景,更无法聆听公路边沮河的欢唱声。回到家中,这种无法满足的压抑一直持续在 ...

    阅读全文»
    锯锅匠

    锯锅匠

         “锯锅喽,锯盆吧,锯锅喽,锯盆吧 ...

    阅读全文»
    喜欢在乡村行走

    喜欢在乡村行走

         我从乡下来,虽在城市生活了几十年,但总爱抽空到乡下住几天。在白天或是夜半到田间地头行走,像个离不开乡土的游魂一样,带着回忆、寻觅、恐惧和惊喜。像年少时跟朋友花一整夜去捉鱼这种自虐式 ...

    阅读全文»
    活着

    活着

         一 “磨剪子来嗨,戗菜刀·······”随着那一遍遍反复的高声吆喝,我驱动着轮椅滚出四合院的天井,来到大门外静静等着。等着那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其实我对他已经很熟悉,又有什么期待的呢 ...

    阅读全文»
    最是醉人银杏黄

    最是醉人银杏黄

         喜欢那笔直的树、那丝扇状的叶子、那令人心醉的淡黄。 最初对银杏的记忆,是在十几年前。 那是一个夏天,我在官庄镇官庄村的德馨庄,遇见一棵大树,枝繁叶茂,绿叶婆娑。听当地干部介绍,那是一 ...

    阅读全文»
    宝鉴山的石头能做尼龙丝袜子?

    宝鉴山的石头能做尼龙丝袜子?

         一、东山窝 我的家乡在宝鉴山下的宝鉴村。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宝鉴山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除了石头就长些蒿子、木扎婆和枣刺。乡亲们守着这座石头山,一代一代的在这里下着苦、受 ...

    阅读全文»
    麦子的记忆

    麦子的记忆

         在我老家乌蒙山,麦子都在谷雨前收完,然后再种玉麦。如过了谷雨还收不完,就误了节令,玉麦种下去,不容易成熟,影响收成。 八月份玉麦收割完毕,又开始种下一季麦子,这与北方不一样。六月麦 ...

    阅读全文»
    父亲

    父亲

         父亲离开我们快40年了! 父亲离开那年,我还青春年少,现在已两鬓飞霜。父亲离去得时间越久,我对他的思念却越深……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独自遥望着天上的星星,觉得父亲就像那颗恒星,向我 ...

    阅读全文»
    人生第一个驿站

    人生第一个驿站

         30年前,80年代中期,不足18岁的我从一所师范学校毕业,响应组织上的号召,自觉到山区到农村学校教书。那时对城市生活还不太适应,也没有什么留恋,自己本身就是农村人,从农村来,到农村去,那 ...

    阅读全文»
    都是朋友

    都是朋友

         儿子喜欢小动物,到了乡下,总爱往山上跑。这让父母很担心,说山上有蛇,毒性大,不小心碰上了,跑都来不及。儿子就安慰说,他手里拿着棍子,一边走,一边打草惊蛇。如果真的遇上蛇了,他也不害 ...

    阅读全文»
    悠悠兰草情

    悠悠兰草情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早……”这是80年代初,台湾一首著名的校园歌曲《兰花草》。那时校园歌曲热,这首歌传入学校,我只有十五六岁,正在一所师范学校读书,记忆力很 ...

    阅读全文»
    楼前的牵牛花

    楼前的牵牛花

         在我居住的小区,楼的东北角与邻居家相邻的楼之间有一块空地,每年一到夏天,真是五彩缤纷,各色的牵牛花熙熙攘攘,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争相开放,往往引来许多人驻足观看。 这块空地其实也就 ...

    阅读全文»
    渭北高原散记

    渭北高原散记

         楔子·缘起 朋友,你去过辽阔肥沃的东北平原、华北平原和那美丽富饶的江南鱼米之乡吗?你去过物产丰饶的天府之国四川盆地吗?你去过经济发达高楼林立的珠江三角洲吗?你去过那美丽的南国天堂— ...

    阅读全文»
    成都的冬天

    成都的冬天

         成都的冬天不是太冷,最低气温也就在零度左右,一般保持在5—6度,早上要七点过才亮明,上午僵脚僵手,中午阳光灿烂,下午就比较好过了。偶尔有雨,但不大,也就是平常所说的毛毛雨,下雨的时候 ...

    阅读全文»
    家乡的柿子树

    家乡的柿子树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家乡吕河盛产柿子,山坡,沟边,地头,随处可见柿子树,每年秋季霜降前后,火红的柿子爬满枝头,山乡遍野“红灯”高挂,赏心悦目,景色迷人。 吕河的柿子是出了名的,久负盛 ...

    阅读全文»
    乡间小路

    乡间小路

         闻一闻,田野里的沃土是香的,尝一尝,路边的小草是甜的。悠扬的鸟鸣唤醒了沉睡的旷野,轻轻的浮云,披起春天早晨的淡淡霞霏,缓缓飘向遥远的天边。走在乡间小路,首先呈现给人的便是这交相辉映 ...

    阅读全文»
    深秋,起风了

    深秋,起风了

         深秋,起风了,故乡的高粱谷子熟了,红彤彤的、黄橙橙的、摇曳在大地上,散发出一阵阵香甜的味道;苍老的爹娘正弯着腰,右手握着镰刀,左手握着谷茎,褶皱的脸贴着谷穗,一阵秋风吹起,顿时找不 ...

    阅读全文»
    故园的夜雨

    故园的夜雨

         有一种情思是故园的夜晚,凌乱的记忆,破碎的痕迹;有一种依恋是故园的小雨,飘零的空气,氤氲的泥土。而夜雨更是一种淡淡的忧伤,有时让人喜,有时让人忧。 萧红曾说过“人生为了什么,才有这 ...

    阅读全文»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