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抒情散文 >

晨光

时间:2017-02-23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 点击:

篇一:晨光曦微,我在那畔坠下浅字绝

迷蒙水间,清晨时分。我从睡梦中拓走出来,寻找一份属于自己的宁静。久久心未平,也从未静止如水过。

嘈杂的喧嚣,总是充斥着自己的大脑和听觉神经。那些纷纷扰扰,足以让自己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心中涟漪四起,纵然最后文思全飞,留下一两句闲言碎语。入秋后的天气,温度忽闪不定。时而温热,时而冰冻。伫立阳台,感受朝阳般温暖的抚摸。心情无比宽敞,常常责问自己,何时才能续写那般宁静的文笔,来打动自己那一点点小小悲凉的心脏。现实总是把梦想敲碎,破碎之后,留下支碎破离那般的疼楚。

一个人的时候,喜欢瞎想八想。无意间吐露几句连事后都感到难以费解的词语,我承认造字是件煞费心思的事情。所以,我喜欢安静的生活,哪怕是一刻的静,都能让我沉重的心得到一些解放。一个人的时候,喜欢感受湖光粼寻般吹散而来的风,那是一种让人无比惬意,无比舒畅的感觉。

看,湖面泛起波波折折,在那波波折折中,观叹时光的飞逝。逝去的永远是今非昔比,留下的总是断杂物语。习惯性的在个签上写下一句浅字绝,或许无人能懂,或许尚人知晓。情绪的飘零,文字的坠跌。

湖畔周边,坠下未完的诗句:忽忽幻幻,恍如一场荒凉梦寐幻影中,你穿着粉色的霓彩衣,谝迭而至。坠入在绵亘的悬崖深谷,那喃喃的细语,是对你最好的赞许。那绵绵的花苞,是对你最美的期许。我沉醉,我麻木,我追随。只想把你那展翅低羽的一刻,柔柔的镌刻下来,一霎那间情绪飘零,衣着迷香。

篇二:晨光里的漫步

长久以来俘虏我的电脑,而今再难将我引诱。自然的儿子,总还是要回到她的怀抱。步雨后的晨风,满咬一口永远不知道名字的饼,深吸一口豆浆,滚滚烫进心里。呵,这便是幸福了吧!

跟着自己的脚步,折进最偏僻的小巷,漫不经心地踱着。或者抬眼望望遮没了天空的树叶,或者低头瞅瞅刚从地缝中探出来的草芽;听见鸟儿在交谈,偷偷靠近窥探一番;遇见凹凸的石板,故意踩上去听它惊讶的叫喊。呵,这就是幸福了吧!

走近一段粗糙晦暗的围墙,白色粉笔的涂鸦依旧新鲜。是哪些调皮的孩子在这儿乱写乱画?还不快出来!我也想加入你们哪!“女人的眼泪是珍珠,请不要再让我流泪。”——还在流泪吗?也许,有个可以为之流泪的人也是一种幸福?“风筝有风,海豚有海,B-boy有B-girl。”——《诗经》的余韵还在你的血管里流淌。“我爱你。”——谁爱着谁呢?……路到尽头,显出另一条路来,一个女生坐在路口安静地读着书。我们素不相识,但我要谢谢你,只因你已在我的眼里化成了风景。

脚下换作一条坑洼的泥路,昨夜的雨水还一滩滩的积在那儿,亮晶晶的。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也曾无数次地走上这同样的路,一双光脚板快乐地翻飞,把雨水混了泥土再次洒落开来。闯进道旁的草坪,一只脚覆盖下去,足以踩塌一大片草的天空。多么渺小的草,但我在它们面前却清晰地感到了自己的卑微。当人类贪婪地向这世界索取的时候,它们只默默地尽着自己的力量去付出。它们不要求什么回报的,早晨醒来,一粒水做的珍珠就足以让它们弯腰偷笑半天了。

21舍门前,围墙上一直延伸过去的,是潇洒的粉笔字写就的诗篇。多么贴心的礼物啊,我的知音!字迹模模糊糊,心中朦朦胧胧,为什么我竟一次又一次地停步,我的胸口胀痛得厉害,而我的眼里已有一股液体爬了上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诗人啊,你许诺了的,为何却要食言?又要走到尽头,回头作别,只见到白茫茫一片,我感觉得到,有什么东西已经留在了那里。

继续走,继续走,走到哪儿去呢,我的心?走吧,走吧,走到哪儿,哪儿就是你要去的地方……

篇三:小镇晨光

清晨醒来,推开房门。一股清新、微凉的和风很快地就挤进了我的房间。凉风徐徐,一下子就把昨晚的闷热驱赶得无影无踪。我顺着房门走了出去,就看见一只燕子很勤快地扑腾着翅膀,跌跌撞撞地穿梭在低矮的空中。随后是一阵滑翔,向它的小巢俯冲下去……一群鸽子从房子的后面飞了出来,然后是很招摇地在天空中一圈一圈地变换着队形。

天上的太阳这时还只是个明晃晃的光圈,那光圈仿佛透明了似地泛着些淡淡而柔和的银光。几朵白云很悠闲地在天上漫步,逛得累了,就很惬意地变换个姿势。

远处的山顶上,袅袅地氤氲着一片白蒙蒙的雾气,青山和白雾的界线并不十分明了。一阵从山那边翻越过来的清风,顺着山体轻抚而下。延途,被风吹佛过的绿叶,便在这聚满灵气的晨光中瑟瑟轻舞。一座寺院半隐半现地浮停在对面的山坡上,几声悠扬的晨钟,轻缓缓地从寺院内由远及近的向山下传来。整个山体被不同色调的绿色包裹着——有松的墨绿,有竹的黄绿,有草的鲜绿……;这绿意顺着山体的形状,从山顶一直绵延到山脚下,就连那山脚下的田野也一并被染了个透绿。田野间:一个老农正站在花开的陌上,双眼深情地看着他忙了一夏的绿油油的稻田;一只白鹭孤零零地站在田的那边,一动不动地望着眼前的田地发呆;狗尾巴草很随意地摇动几下尾巴,仿佛在告诉人们那股山风也眷顾了它的领地一般;田野的近旁,一条小河呤唱着清凉的调子,从山的这边,缓缓地向山的那边流去。

房门前的小菜园子里:怒放的向阳花们纷纷爬上了枝头,一双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都朝着高挂在天穹里的太阳张望。一个大人正领着三个小孩对着开闹了的向阳花指指点点,——镇上的人们已经好久不曾看见这种花了;如今,看它们神采奕奕地在花枝上招展,兴奋莫名的神情自是难以掩饰!……宽大的芋叶上,凝结的几颗水珠,晶莹莹地折射出了一个清澈透明的世界来。几根苦瓜皱起一张充满愁怨的脸,双眼无神地向蓝天望去;仿佛它们的主人昨日又忘了给它们浇水,全巴巴地希冀着一场雨的到来似的。南瓜滕子很随性地在园子里爬满了一地,几朵南瓜花招展着皱巴巴的黄瓣儿,悠闲自在地晒着这清晨初升的太阳。一只南瓜顶着个肚皮,很顽皮地爬上了低矮的墙头,然后探着个脑袋向墙外面的世界张望。

墙外却是另外一个喧闹的世界——小镇上的墟场里已经聚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小贩们的吆喝和着鸡鸣狗叫的声音,从街头传到了巷尾。前来赶集的人们倒是很悠闲地在这个摊子前停停,到那个摊子上逛逛,买不买东西都显得不十分打紧。我稍稍的洗漱了一番,就加入了这赶集的人群里,把自己的背影定格在了熙来攘往的人流之中。

篇四:晨光交响曲

清晨,我踱出家门,悠闲的散步在楼区里。

红彤彤的太阳爬出薄雾缭绕的海洋,冉冉升起在地平线上,露出半圆的笑脸,张望着从沉睡中苏醒的大地。

我迈着轻松地四方步,淌洋在微薄闪耀的晨曦中,在我瞭望湛蓝的晴空,吮吸清新空气的片刻间,圆润光芒的太阳,已经斜斜地挂在遥远稀疏的树梢了。

楼区里宽阔狭长的街道上很寂静,错落有致的楼房阴影,整齐地躺在街道上,像是一排排明暗色调均匀的游轮素描,倒映在河面上,又像是键盘上的格子键,仿佛轻轻抚过,就会飘出有节奏和韵律的音符,袅袅清音,奏响晨光交响曲,悠扬婉转,撩起心中跌宕起伏的情愫。

正是人间四月天,尽管没有玉树葱茏,花朵满枝,但凭着早春的气息,也会让你诗意盎然,看那抽绿的松柏,看那恢复了枣红色的灌木丛,看那含苞待发的柳芽,你尽管没听见流莺歌唱,没听见蜜蜂婉转,你也会满腹激情的诗篇。

街道上络绎不绝的,都是晨练的人们,一对老夫妻,从我对面走过来,老夫拄着拐杖,倾斜着身子,艰难的行走,老妇挽着老夫的胳膊,时不时用温情的目光看一眼他,尽管步履蹒跚,还是有说有笑,谈笑风生。

晨跑的年轻人,穿着五颜六色的运动服,穿梭在街道里,像是一阵春风,呼啸而过,又像是游移在河套里艳艳的花朵,带着青春的朝气,带着矫健的活力。

对面又走过来一个老爷爷,牵着花枝招展的小外孙女,老爷爷满面皱纹里,布满了笑意,弯着腰,耐心地和外孙女交谈着,外孙女看上去也就5、6岁的光景,伶俐可爱,头上扎的蝴蝶结像是要飞起来一样,忽闪着翅膀,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要汪出水来,嘴里还不停地嚷着:“找姥姥,找姥姥。”

我的眼睛湿润了,仿佛眼前是一幅关于生命的油彩画卷,看到一种生命的延续,看到一种生命的轮回。感慨于老夫老妻的相互扶持,感慨于年轻人的青春气息。

特别感慨于老爷爷看小外孙女那疼惜的目光,老树尽管要枯萎,可是他依旧那么珍爱他生命的延续。也感慨于小外孙女口里的:“找姥姥,找姥姥。”孩子尽管很幼小,但是她知道亲情的重要,像一只刚出壳的小鸡,时刻需要妈妈的抚慰。

人生是这样的一幅画卷,人生是这样的一曲乐章。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说短暂,只是时光隧道中的一瞬间,说漫长,屈指数数,也有百年,在这一百年中,人生的每一天,会有多少这样晴朗明媚的清晨,我们是否又感觉到了,它如宇宙流星,稍纵即逝?

我感知了生命的可贵,生命的轮回,生命的短暂,生命的勃勃生机,生命的难舍难离。这个清晨,在我眼中,上演了一部生动感人的生命的乐章。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回了自家的门前,猛然间,发现地上的小草,已经长出来了,一丛丛,一片片,崭新碧绿的,紧紧地伏在地面上,像是偎依在母亲的怀抱中,害怕风寒侵袭一样,可爱的小生命,正在诞生,新的春天已经来临。

篇五:陶醉在温柔的晨光中

早晨,我来上班,在办公桌边刚坐下,感觉一束强烈而温暖、灿烂而绚丽的阳光直射着我。

我抬头迎着阳光望去,一轮晨日正在升起,并停留在校园外一棵香樟树那不浓不淡的树叶间。阳光正好从办公室的前门的摇头窗照射下来的,正好对着我的办公桌。

我一看时间,七点一刻。哦,多么清鲜而美妙的时刻啊!

我温润而柔和地和晨日对视着,静静地享受着晨日那安祥的目光。蓦然,一股甜蜜的热流从内心深处悠悠地泛漫全身,如深夜里热被窝里儿子的那双肥嫩的甜温的小手,柔软地抚摸着刚刚钻进被窝的我那冷冷的脸庞;更象爱人那甜蜜的吻,印在我那枯燥的嘴唇上,一股心灵的触动松软了我的疲惫的身体。

我被这种奇异的阳光击倒,在这种温柔晨光中陶醉了!

篇六:晨光嫣淡,梦纱迷雾

迷离恍惚的微雾天气。薄雾轻烟笼罩着世界,摆弄着霏雾弄晴的光景,造化着眉羞的娇阳

——题记

黎明的薄雾,聚集了一夜的寒湿,缓缓地呈现在我的眼前;寒冷的雾水汇聚眉睫,殷红了双眼,泪水纠结着雾霭的湿度,推开寒窗,它却以曼妙的身姿侧身挤进缝隙,带来一个猝不及防的寒颤

迷雾吮吸了月光的精华,摩挲了朝阳的晨曦,渐渐模糊了视线。演绎着一场斑斓玄妙的缥缈世界,世人却无法触及它的真实,所到之处田野朦胧,山川迷茫,那一刻仿佛自己正置身于黄山之巅。拥有了丰华绝代的错觉,一错千年

寒冷的冬雾,却也徘徊了寂寞的流光,掩盖了疼痛的疤痕,为落魄黯淡的灵魂造就了一抹璀璨,让人瞬间坠入海市蜃楼的迷幻,有一种不可言喻的暗自欣喜,也有一种雾失楼台、迟迟不肯放手的思恋,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喟叹觉悟

窗外袅袅的雾色,依旧迷幻朦胧,就像一层薄薄夜幕的面纱;就像一个淡淡曲径的幽梦,冗长了流逝的时光,恬静着流动的情愫,穿梭、浸润着天地万物,升腾起跳跃的精灵,若隐若现,让人莫名其状

几许朦胧,似虚若幻。寒冬的黎明,信步闲走,周身萦绕着清雅的味道,在萧索的季节里,熏染的白雾潇洒飘溢,增添了一抹静谧、淡宁的意境,迷幻而神秘,缀满挺拔的松柏疏林,笼罩疯狂的平川野草,一切都沉浸在祥和、清新的气息中

水面上的溥雾蒸腾,飘渺如梦,在清冷的水面上肆意的来回游荡,水雾相连造谣着梦幻,诡异似仙境天宫瑶池、九天银河,犹如伊人在水一方,亦真亦幻,恍若隔世

枯竭的河堤,流淌着寂寞的裂缝,渴望露水的滋润,苍茫的原野,延续着无边荒芜,祈求雾霭的降临,只见站在云端的上帝微微舞动,编织着缠绵的雾团,畅快淋漓挥洒着恩赐

登高远望感受混沌的大气磅礴,居高俯视喟叹云雾变化万千,缓缓轻重间微露山峦一角,迷糊依稀里透出谷底溪流,万物浸在雾气中,雾气徽墨着万物,谁也舍不得丢弃这短暂即逝的华美

犹如蓬莱仙境,雾气尽情地挥洒着,万物因为它而圣洁了起来,尽管在雾色弥漫的境象里,天与地有些失真,但足以让人以情为雾,把心的冬天尽情融化

时光终要缓缓的流逝,雾也在慢慢的退化

当阳光舒展的手臂撩开面纱,旭日冉冉东升,泛起东方的鱼肚白,那些相互缠绕、纠结的烟霭,奇幻细润的雾色将会一一隐退,渐行、渐远、渐逝,缈无踪影

但风月的无边,流失的铅华,将会在弥漫的雾色里虚迷着芊芊情节,永不嬗变……

篇七:晨光下的随想

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屋内,亮亮的,暖暖的。

睁开眼睛,看看时钟,已经接近上午8点了,也该起床了。似乎很懒,还是再眯一会吧,这样想着,却没有了睡意。

忽然想起,在凌晨,我是被一个很响的雷声惊醒了,仿佛是在梦里的,我轻轻掀开窗帘的一角,看窗外地面湿湿的,哦,是真的下雨了!那雷声也是真切的,我笑了。

昨天还在日志里写过,盼望一场雨,等雨消云散,这么快,天公就让我如愿了,有点感动啊。

雨后的阳光暖暖的照进屋内,天空像是被洗过了似的,鸟雀欢快地掠过窗前,是快要走入秋末了吧,它们也要南迁了吧。有点想要快点进入冬天的渴望啊,喜欢冬日暖阳,喜欢白雪皑皑,更喜欢站在银装素裹的原野里,伸开双臂,仰望蓝天,……那样的画面,不止一次的在脑海里回放着,沉醉着……呵呵,躺在被窝里的遐想啊。

眼睛又回到窗外的红树上,朋友送的一棵观景树,春天的时候,新发的叶子红似火,等到长成就慢慢变翠绿,冬天里,也不会落叶。顽强的生命之树,我这样称呼它。此时树梢上还挂着金莹透亮的水珠儿,在晨光的映衬下,闪闪夺目。有风儿轻抚过,叶子抖动着,欢快着,水珠儿变换着色彩。这样的清静,这样的惬意,这样雨消云散的心情,是不是很美,很静啊。真是享受啊。

是该起床了,可真想静静的躺一个上午啊,现在倒想,那雨要是不停就好了,呵呵,又在胡思乱想了。

打开窗户,一股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凉凉的,湿湿的,我的身和心跟着紧紧的,该加衣服了啊。

起床后,第一件事,放上一段喜欢的音乐,洗漱完毕,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高高的挽起头发,对着她笑笑,嗯,蛮好的。女为悦己者容,好好的打扮一下,心情一定不错。这样想着,就不自觉地笑了,想起儿子的话,妈妈真是超级自恋。是有一点。

不写了,带着晨光,听着音乐,开始一天的工作吧,从做早饭开始,呵呵,好像已经不是早晨了……

篇八:一抹晨光,一条路

清晨,一抹光辉抚在面颊,熟悉而新鲜。静默淡去,睡意如何朦胧,也胜不过他的魅力,谁又忍心相拒?四下里,他托起清新的空气,漫步,欢喜,他在善意的看你,还是等你?

睁开眼,瞥见晨光,便有了路。每天都似曾相识,却又藏着未知的神秘。我们总踏在那条老路上,可同时也踏出一条条新路。朝晖夕阴,春秋交替,晨光,是无数个终点,更是永恒的起点。

秋日,朝阳还不曾露面,已是送来了淡淡暖意。旭日东升定然很美,这样想着,我便猛地起身,奔去,找寻光的源头。于是,出平房,走小道,过铁桥,伴着淡淡的微光,穿梭在树林绿草间。稀疏的光线,缕缕萦绕,和着心声,领着目光,径直随我向前。

地势渐高,太阳埋没在地平线下。到路的尽头,低陷的坑前,方望到夺目的曙光,蓬勃欲升。踯躅中,草味与树叶的气息,早已充盈其间,虽不好闻,甚至苦涩,但愈觉得是一个个生命。看来,晨光里,它们也醒了。

阳光画在叶上,洒在草上,抹在眼帘。无言中,叶的苍翠勾连起草的鲜活,且一并升腾在热情的目光里。相信,株株绿草,尽展大地;颗颗树木,直通霄汉……

有光之处便有路,无路之处光做路。一抹晨光来,一条新生路!

篇九:晨光

不太想取类似于“写在2010年末”这样的题目,尽管2010的确所剩不多--只有了了一个多小时了。

只是说,有些事,难以抹去,像是雪消以后未尽的水迹,间或有着些足印,又不得不小心避开,生怕滑下,倒在冰冷潮湿的渊擞中;人,大抵也是如此吧。

无意模仿鲁迅的文字,只是觉得所谓祝福在冬雪中是过于苍白,让人几乎迷惘了。

祝福中的悲哀,大雪纷飞下的阴霾。

而今又怎不是如此?我默默想着,几个月所过的,无非是些令人哑然失笑的闹场,像是街市密集处促销的过场,又是带着一丝不屑的:可是当时全然没法挣脱开这枷锁的,只是过后回望时才有些自嘲吧。

我摇了摇头,暗自甩开这些锁碎而貌似毫无意义的念头,却竟然是百无聊赖了,还有一个小时的光景,我似乎都要听到人家放爆竹的声音了,然而周围空荡荡的,什么声音也没有。

转头望,夜空微晴,薄雾笼罩下的黑幕之后飘着一缕若即若离的寒凉,似是广寒中的孤独。今夜大概无月了吧,即使是说不上遗憾,心中也总是像空了什么的,在无边缘的漆黑中彷徨,难寻寐迹。的确是睡不着了,凉意里外不让的占据了全身,房间中贴在墙壁上的书法:一首词,黯然垂落,低低的,埋着头似在想什么,渐渐就又一动都不动了。

我的思绪也被拉扯开来,揉成如毛线球般的模样。

大家似乎都在等着,新年就要来了,也期盼着,那是殷切的希望,如同流星雨过时那样的虔诚。未必是深信,只是心中有那么一个声音,像是祝福,又似乎含着某些说不清的情愫,有些萧索了。这也是论人,在自己心中早藏着如烟火般的种子,只等发芽后绚丽的绽放,至于回望,似乎是可有可无,也不愿再提了吧。

也无怪于此,风还是在刮着,时间一点一点迫近了,只是我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缺少的那样东西仍没找到,但隐约觉得它也是所谓可有可无的,只是一时难想起。

远处高高低低的灯火亮的通明,闪现着一个城市的繁荣,我意欲漫步在深夜中,然而想法却又迟疑在街巷拐角处的末路尽头,时间不待人的,连感觉也是如此吧。

只有半小时了,抬头,夜似乎黑的更浓郁了,也是多了份沉重,突然想到一双漆黑的眼睛,我若有所思。

当祝福在风中等待冗长的钟声的时候,所缺的便只剩下光了吧。是的,光,无论于人亦或是无常的人性,总是要有光的,透过那双黑色的眼睛:不如说是自己的眼睛,在这个渐渐苏醒崭新的世界中,拥抱那一缕晨光。

黑暗中,钟声仿佛又迫近了许多,我闭上眼睛,而视野中却有了白茫茫的一片--没错,那便是黑暗中祝福的晨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花溪游记

    丁酉五月,余离麦镇,赴济花溪。自古相传,黔之一带,有城名筑。筑之一隅,河滩十里。...

  • 许我一剪菩提光阴

    秋风,清凉,是一叶菩提的洁净,轻轻拂落,飘落在我们心中的尘 题记 风吹过的巷口,是...

  • 炼心

    不同的年纪不同的自己,特定的时期总会做些看似无意义却又弥足珍贵的事。有些成为了难...

  • 仓圣公园游记

    仓圣公园游记 (李泉清) 吃完饭,看看手机,才十二点多点。去哪玩呢?要不去仓圣公园...

  • 看不明的美

    早在十几年前,每当我扫院子里的落叶时,总会想起古人的一桩事情:当书童去扫落叶的时...

  • 霓虹灯,车水马龙 灯火阑珊处,谁人等? 拥挤的前途你我十指紧握 磕磕碰碰不求风光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