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抒情散文 >

风尘

时间:2017-03-12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 点击:

篇一:风尘随醒,谁系我一季悲歌独奏

拾年流水,遗风孤眷,本是风华少年,谁寄我万千深情独叙。顾恋红尘,梦回伤年,几段心碎流离,谁又系我一曲悲歌独奏。——题记

今年冬季的第一场雪,下的那么深,下的那么动人,袅袅余空,累积于心。

深夜,我在雪中独行,遥望肆虐后的苍白,涩涩的心酸涌入胸怀。说好了不去想念,说好了学着忘怀,这一刻,某些思绪却渗入骨髓,刺入心坎。

走在大海的边缘,风大的似乎下一刻就能把我吹走,我沿着海岸线慢行,雪花点缀我一身纯净,未扎的长发随风飘起,迷了双眼,泪水似乎也就无预警的划下了。

记得夏末的雨夜,带着微微的凉意,我站在你的面前,衣湿透了全身,你那未露怜惜的眼神,让我明白这段爱已走到了终点。

雪,覆盖了城市的天台,那份纯白在深夜里显得更加世故了,此刻,我不想说我不怪你,我也不想说我还爱着你,今年的冬季从夏天起就让我明白寒冷的深意。

站在城市鬓角,我独享着这份难得宁静,微依雪漫,看海浪扑岸,谁系我悲歌一曲,已消心底最深的思念。

篇二:抖落你目光中的风尘

一道闪光,一声快门,一张照片,在异乡的风景中定格。

天还是那个天,夕阳还是那个夕阳,老屋顶上鳞次栉比的灰色鱼鳞瓦依旧在栉风沐雨的岁月里纵横地铺排着,安稳中充满着恬静,温馨中饱含着亲切,质朴中隐忍着坚强。

当我们的眼睛被大自然惊扰的疲惫不堪时,当我们的目光在山林旷野流浪得厌倦烦腻时,当我们的眸子在荒山野岭漂泊的惴惴不安时,去亲近那些久违的鱼鳞瓦吧!他们熟稔的容颜让你倍感亲热,淳朴的情怀让你感动不已,执著的坚守让你心生敬畏,他们热情地为你抖落目光中的尘土,用最隆重的仪式和庄严的阵容,用最真诚的礼节和友好的姿态迎接远方的客人。

老天、夕阳、鱼鳞瓦掺杂着三月的柔风和江南的新绿,伴着浓浓的思绪和深深的情意,在长街短巷,村前屋后,生出一缕缕淡淡的乡愁,飘出一丝丝绵绵的惬意,酿出一朵朵阵阵的清香。

夕阳总是要走的,黄昏也总是要散去,绚丽的晚霞已经不再有,夜幕中,老屋顶上的鱼鳞瓦却俨然耸立,顶天立地、坚定不移地守着这里静谧的村庄,守着这里一草一木,还有那悠长的岁月和恬淡的时光。

那一天,夕阳里曾经的风光依然静好。

那一日,晚霞曾经为我们洗落一路风尘。

那一晚,我们的目光曾经在丽江的鱼鳞瓦上停靠。

献给一位在丽江旅游的朋友。

篇三:墨渡风尘,书剑情仇狂写江湖

落霞绯红,水天一色,雾霭的苍茫中氤氲着怅惘,恢宏中又不失凄美。偶尔一只孤鹜飞过,又是一片宁静的祥和。漫无目地的行走,沿路的风景,缅怀的执着,不及回首,悸动的柔情便在浩渺的烟波里消逝无踪。骑上我的小毛驴,潇潇洒洒走江湖,一剑飘香,剑气绕起风风火火,大漠落日,潋滟斜阳,一壶清酒乐逍遥。中原大地,卧虎藏龙,神龙摆尾鬼见愁。玉门关外,惟馀莽莽,大笑江湖敲琴锣!

人在江湖漂,哪有不带刀,倚天与屠龙,威震武林盟,少林与武当,恩仇情未央。生若流水,迹如浮萍,飘零不知所终。八千里路云和月,数漫漫尘沙,遗落多少前尘旧梦?独来独往世间苍莽,唯有乌骓同行,清叹零落于身后,万里云罗一雁飞。

跃马飞奔,五湖四海任我遨游,临风击节,指点江山,势压潼关,豪情比天高。聊发少年狂,右牵黄犬,左架苍鹰,袭卷如风,傲啸西风,取我后羿神箭,射雕云弓。唏嘘的年华,待逝的光阴,看不到终点的旅程。朦胧的回忆,徘徊的你我,每一笔勾勒的痕迹,都逐渐在岁月的磨合中隐去悲伤的浓郁。只叹那时温旧梦,觉来人事已两空。

关山暮云层层,老树枯藤昏鸦,小桥流水人家,断肠更在斜阳外,一鞭残照里,何处阳关,何处故人?海角天涯有时尽,多是凡尘怅然,一思,一念,一痴,纠缠了半个世纪的光阴,哀怨的随着寒风侵袭而来。扶栏远望,透过这漆黑的夜,见了你的容颜,淡了花,却浓了夜。依稀间,你来,在醉里一声声,轻轻呼唤。一纸情长,许诺了谁的地老天荒。莫失莫忘,流转了多少夙愿难忘。

醉里挑灯看剑,血比火热,剑上炼炼光华,破匣化为怒蛟,腾空吸取天地之精华,强睁醉眼挽剑如电,弹指惊雷。且歌,且笑,且醉,方是对得起此生。一掷散尽千金,还有复返时。一朝梦醒春秋,一朝悲欢散聚。浮华浅唱,幽幽惊鸿无归处。提笔研磨,游弋一场花开的意外。

茫茫尘海,浪花淘尽;何处是归宿,待到芳华消磨殆尽,方觉沉寂的心仍回流在流浪的尘埃里漂泊,犹如置身于暗流汹涌的海面孤影远帆,没抓没捞,风尘仆仆的。很受伤。狂歌畅饮,慷慨激昂,今朝有酒今朝醉,杜康何用,解忧是也。君且莫笑,生就草莽,放荡不羁又如何?

晨钟暮鼓,年轮暗转,行侠仗义,管天下不平事,除恶扬善,用一身正气,留下烈烈雄风,堪称好男儿。不为威武屈,不为富贵淫,铜铁铸成傲骨,寸寸碧血所凝。不轻易许诺,但若是许下一诺,驷马难追,就算是龙潭虎穴也要力闯;为朋友,两肋插刀也要在所不惜;士为知已者死,死亦无悔。为道义,此身何足惜?

男儿志在四方,天地寂寞又何妨,路虽坎坷不平,刀光剑影中映出尔虞我诈,危机四伏中欣赏动人风景,生离死别中抛开伤神黯然。荆棘一路天涯行,我自弹剑长歌。

仗剑挟酒江湖行,幽闲者也,仁义者也。愤世嫉俗,锄奸恶霸,仗剑,挟酒,风抚柳,柳抚风,人妩媚,花青翠。挟三尺青衣,舞青龙长剑,将生命抛洒在风雨之中,无拘无束,何等潇洒,何等悠然!红尘俗世,有多少寂寞的身影,在月下独抚伤感万千?

花落水流流无声,刀光剑影影几愁?

今日问花花不语,为谁零落为谁开?

一腔爱,一身恨,断肠相思情难了。

一缕清风,一丝魂,转眼成空,梦已碎。

俗世红尘,几十年的风雨飘摇,几十年的的草枯叶容,恩与怨,情与愁,何时才能了却?几重幕,几棵松,远远的山林,松遮幕云,多少居士归隐山林。江湖夜雨,拍打旅舍窗扉,却寒彻人心,此中更有痴儿女,玉钗为盟,十年点灯,照谁归途?昨日红袖解语,而今一别,神仙眷侣亦化分飞蝶,那堪轻语离别,触心中悲戚。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多少恩怨醉梦中,蓦然回首万事空,身为江湖人,令狐冲不追求名利。愿挟剑江湖行,与任盈盈合奏一曲《笑傲江湖》,逍遥自如,嫣然微笑,是幸福,也是自由。一句仗剑挟酒江湖行,剑影随,心逍遥,何等快哉!

月,圆了又缺了;风,近了又远了。而你就住在这文字里。看着世间的人流来来回回,固守着自己沉封的心境,拒绝尘世的点染,自认为冷心冷情,可以淡看人间烟云,渴望独善其身。能,也能,我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把现实当作一个梦境,就做一个梦吧,人本就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腔爱,一身恨,一缕清风,一丝魂。

江水青青,静静地流淌;磐石寂寂,时光如一眼万年。断桥无雪,流年似水,你的黄昏埋葬了我黎明的温暖,把你放心间,长亭望尽,东风瘦了你的容颜。一场落花的雨便胜却了相思无数。伫立于西子湖畔,是非难解虚如影,那是谁的身影?入凡尘,那是谁的夙愿?

前不见古者,后不见来人,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让人一眼见就在千山万壑中望着那未衣袂飘飘,风骨嶙嶙的望远诗人。寂寞生于凄清寒夜,一壶残酒倾倒漂泊年华,欲与谁语,孤灯照我残影徘徊,对月长啸。而画楼中歌舞未歇,多少英雄,多少美人,多少欢情尽于一宵,更有青铜鼎内沉香暗渡,更有温香软玉浅笑入颦,更有芙蓉帐暖里鸳鸯交颈。

举杯独醉,沧桑饮罢,茫然又一年岁;穿梭于人世间的纷繁复杂,忧愁与哀伤;孤独的心,独享一片没有纷扰宁静的天空。而我,只愿在褪尽繁华后,于烟尘中内心怀远澄净如月,静沐凡尘的烟火禅偈自在之身。挥袖间,千帆过尽。看尘世,熙熙攘攘,风来云往,时光便这样闲情逸致地于静谧中老去。心已尘外,纵身在尘中,琐事牵绊,我也会结庐于人境,守一怀净土,静听时光滴落的声音。雾朦月胧瞻前路,夜立中宵,灯火无重数;苦乐哀愁,合什低唱;身在风尘,我自扪心……

西城杨柳弄春柔,动离忧,泪难收。东逝的波涛,带走的又岂是一叶孤舟?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谁说那清冷的月色,埋葬的只有花魂和鸟魂?清凉月下,有多少离人的捣衣声百回千转,又有多少倚栏的红袖愁肠寸断?半卷湘帘,不缝缟袂,不捻残蕊,只看那娓娓的月华穿过泪竹的影子,斑斑驳驳,洒下一地的离伤。月明如素,月明如水,只可惜如斯美好的明月,映照的却是无数个梦醒西楼的夜晚。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一声怅叹,花垂似泪;一帘西风,花落如雪。那零落于地的繁花,像未了的心事,给人平添一份飘零时的哀婉与凄凉,那瓣上的露珠,似粉红笑靥上残留的泪痕,让人感动那落红的悲壮与恬然!当花瓣落地化作春泥,可曾有悔?又可会有恨?

旧梦难寻,旧事难忆。曾几许,轻歌漫漫携卿共舞,情意绵绵伴卿共度,誓约旦旦终身共付。而如今,忆归尘,缘也灭,前尘往事云烟过,回首间,相形已是陌路,只落下数不清的相思灰烬。助秋风雨来何速?何处秋窗无雨声?思潮如雨,伤怀若风。若不是着风雨之夜,又何以惹我丝丝情愁?遥夜绵绵无期,细雨滴滴不息,愁情丝丝缕缕,缠绵怅怅离情。

时光宛若静止,那纷纷扬扬的,哪是飞花?分明是离愁别绪!那凄凄沥沥的,哪是细雨?分明是离人别泪!陌上寒烟翠,山映残阳红。飞花轻似梦,丝雨细如愁。

谁人在水一方,凝眸波底苍月,恁地痴了。夜风拂动水袖薄衣,青丝万缕随心动。今夜雾失楼台,唯有箫声轻寒,散了一湾秋水,不问何处何人所吹,只知此时此情共天涯。任凭离情千钧摧心裂肺,奈何兰舟也载不动,肝肠寸断。一处闲愁,两情牵萦;短亭回首,不求恒存,至少曾经拥有,已然足够。追忆年华,模糊了眼眸,既已红瘦别时休,又何须恨书千斗、伤春悲秋不长进呢。遂罢,缘来而聚,缘散各归,不寄来生。

侠骨铮铮,柔情千转,落魄载酒行,前途我虽是无畏无惧,然而万事却是随风逝去。浮生不过一梦,醒来始觉不是梦中人,从此江湖寄余生。

篇四:断桥风尘,为谁舒写一生芳华

看弦月之飘渺,叹来年之渺茫,感红尘之沧桑,诉孤影之忧愁。

岁月揉碎昔时的韵味,泛起斑驳的枯槁,素手弹指着泪和声,缱绻着谁的思绪?销沉着一世的欢愁。萦望昔日的陌途,神色黯然,无言徘徊。指间的风雨,逸响着昨日的呢喃,撒落一地相思。

浓露瘦花中,谁人为我留下一滴胭脂泪,伫立在难寐之夜,一笑成痴。素飙漾碧,一轮明月,谁幻银桥?婀娜之舞,让谁凝眸凭泪?流水桥边,疏柳著露,寂寞朝朝,去留无意,一曲桃花扇,潆洄成绝,一轮冷月吹彻一地怅然。

朱颜消瘦,倚桥听曲,任凭西风断鸿,眸含一阕离别泪,点点滴滴到天明。一怀怅然,几年离索。青石断桥,拈占风尘,铺洒旧时的欢途,落寞在红尘尽头,无人料及。一阵风絮,扬起断桥的尘埃,飘香着声声欢笑,在这寂寥之夜,翻开寂寞的心扉,独自低吟浅唱,翘盼着一世温暖。

白衣秀发,素指拈花,容水之颜,敛眉含笑,沉醉谁人之梦?自此情之切,风尘憔悴,离思于无人之夜。晓风残月,苦恨梦沉,借一缕风尘温暖,抚一曲离索密愁,月下桥前暂相逢。

月落清辉,霜零芳草,泪掩红尘,揉碎一地情话。眸凭影消,花飞香如故,痴笑弦月,世情薄淡,岁华易老,一梦倾还。此后莫言山盟之誓,休道谁人付谁。风尘之情难挽一世情缘,流年之情难倾一生温情。纤指风流,借一顷红尘,再演一幕折子戏,惊醒一生幽梦。

伫桥端,水寒烟,一河碧水涟漪,尽掩一身风流。风中的袖舞倾湿红笺,柔肠百转,孤斟把觞,月下絮柳,沉语低垂,凄迷的彼岸,谁人踏着轻盈的步履,静静的穿过雨巷,悄悄的来…风定月隐,人间堪伤,乍梦醒,烟消人散。

月沉于碧河中,轻泛涟漪,烟消尽去,余味浅淡。寂寥残桥,静默青石,浑浊尘埃,岁月辗转,无止的朝暮交接中,尘起尘落弹奏着几世缱绻,演绎了多少悲欢离合。

月照天涯,断桥疏柳,这风回的落寞,诉尽了谁的芳华。相思挂在月枝上,几回凭眸凝睇,黯然难语,可却谁人知,除却天边月,无人知。断桥风月,醺湿了双眸,泪著笔杆,舒写一纸落寞芳华。

篇五:烟雨风尘墨心所向朝天阙

繁华皆过往,旧梦随烟尘。回首向来潇洒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极目长天,月影排空,一映千山朦胧,风吟恣行。此刻,让心绪放逐与其间,仿若世间所有的纠葛也都淡了……

看月下幽莲暗开,听碧波水起叮咛,阵阵的清风遣着月色拂开久闭的心怀。宿命里深浅不测的纹路静静的流过岁月的长河,当光阴将世事洗澈的色彩归真的时候,是否就能够在时光两岸的黑白画卷里,为染了尘念的心境寻一方收卷云烟的幽篁,为孤寂的灵魂明悟一卷芥子纳须弥的玄妙与空灵……

胜水荷香,余馨寄远,携一缕淡淡的思绪,舀一瓢北斗的清洌,抓一把月色煮酒,且醉一宿这永寂的山河,让此时蟾光笼遮的凡尘烟火全部悄悄的安眠于这一刻惬意的温柔。

时光流转,逝水东流,曲折百转的红尘里,匆匆擦肩的是过往,芳华翩跹的光阴下淡却的是一份如行云流水般的情怀。梦里花香鸟语,月下临风长叹,湖岸凌乱的柳丝,垂下的又是谁干瘦的年华?

韶景年年负,举觞谁与愁,红尘浪里,掩埋的不过一场风华绝代的际会。双眸凝霜,心底深处一抹疼痛的唏嘘飘零在远古的凄凉……“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宋朝刘永的一曲《雨霖铃》是否也曾在过往故事里幽湿过你的情怀……

忆昔时,是否也曾有江边长吟“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老者捶胸以宣韶华逐水流的怅惋;是否也曾有“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慨时不与我,壮志难酬情怀悲愤的惆怅客长吁短叹。

绝代风华,又何堪春花秋月的轮回?孤雁渡苍山,此去广袤无垠,碧空云长。浮沉的人生于世事沧桑的变幻中渺若微尘,悲欢又如何,不过是蹉跎。缘来天注定,缘去人自夺,思定后,莫踌躇,莫留恋。

岁月无声,人生有涯,且绘一副柳暗花明诗意清扬的丹青水墨,点缀烟雨长廊里逐梦的人生;清风徐来,心涤纤尘,暂抛去离别时背影里那淡漠的哀怜,留一份洒脱从容于时光的门楣。

凝伫镜湖桥畔,清望云霄皓月。尘世间俗念的纠缠,有过多少的心碎断肠、黯然伤神,又能有多少的来去自如,飘洒若风?年华终要老去,恩怨终会平息,所有一切都会成为云烟过往,最终尘归尘,土归土。待到最后的最后,一丘坟冢,被缀满风沙的岁月,掩盖了简单的一生。

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人生一世,来者是客,莫谈写意,不言笑傲,今朝醉,把过往一笔全销,收起繁华落尽幽梦回肠的孤寂,转身继续奔赴前程那未知的苍茫……

篇六:恋恋风尘·宛若青岚

听《恋恋风尘》所思……

一次不经意的流转,寻到这一曲悠悠闲情的韵致,钟爱之余,随之于心探究其真意所居。

遥遥,隔着一世的荒芜,沿一岸紫陌烟雨,总有一处温暖,若清灿鲜活的笑颜。捷思水湄之上,总是想起千古明月的皎洁,凡尘的离念,挂在风月无边的柳枝头,经年不凋零。你曾经路过的别院,落花萧瑟飘零,散落一地的落寞,宛如写给你的诗行:片语柔香。你曾经清颜素面的惊艳,惹红尘芳菲一片,一季繁华中,盛开惺惺念念的爱与痛。

素白的光阴里,藏一纸愫语,低吟昔日的执念。生命多舛,软玉尚温香,你我的情缘是谁早编排;丝丝痛痛的情思,又是谁牵着松松紧紧,既是此去无归期,鬓发尽斑驳,仍旧不肯放手。半城花絮,一枕冷香,漫过三千若水红尘,繁华湮落的岸畔,仍旧是一场场的瑰梦,霓裳轻舞、锦色旖旎。

流年沧桑,谁解风情。谁又匿迹眼底,落影成禅。拾一片绯色,拂去薄薄纤尘;这一季秋的静美,摹莞尔一笑,掠起千般美妙。烟雨染红妆,温温曼羽,窗外秋风不知愁;惜痛落花,风露清愁,静坐听雨的多情呢喃,隐遁落寞的想念,淡看微雨抚落花。

风住尘香,花语微寒。春色般的妩媚中,柔柔情话芬芳,而今,只想轻轻说给自己听。恋恋风尘满世界,春花秋落地,菱花镜里,望穿刹那芳华,笙歌再起时,已是忧怨踌躇,无韵无律。盈思水湄之滨,千年晨钟暮鼓;灿烂的年华开到茶靡,心楚是否沉香为一盏香茗质。

霜月凝眉,笔匀烟霞,赋一纸淡青色,期不惹尘埃,不着纷繁。只想轻轻放你那年的温柔在我的掌心,承半生余暖。素水清浅,世事淡泊;我葬你,在文字的冢。章章情径,行于脉络,一些凝重,幽幽开尽。心念处,你依然婉约如诗。

九月未央,思若澜,情丝长;一树燃烧的枫红色,陌染风尘,秋撕裂的疼痛,飘飘洒洒零落一地残殇……

篇七:素衣莫起风尘叹

时光川不断,又是夏时节令,然而,周遭却再也不复有往年的喧嚣,记忆中夏螟虫的吟唱,早已渐渐淡出了曾经的记忆。仰望夏夜的星空,眼神却有些许的空旷,却不知用怎样的手段去挽留那正在消逝的记忆?夜无情,星无语,天地报我与沉默,星辰报我与寂寥。为之奈若何?沉默如我,轻拖疲惫的身躯,步入生命的囚笼,关上南面布满尘埃的窗子,空气里的阴暗足以让我窒息,但我却仍不舍那角落里的黑暗,祈求囚笼阴影的笼罩会让那犹如坟头枯死瓦菲般的思维重获新生,冲破寂寞的枷锁,重新拚接过往记忆碎片。

更吹落,星如雨。夏日的雨夜总是有几分清静,袭卷走了白天的酷热,潮湿而又有几分砭骨的冷,此时独坐窗台,颇不宁静的心绪,也会渐乎平静下来,黯想潇潇雨夜,不知故园经雨润色的芭蕉是否又增几许青翠?天青色的烟雨下,薄雾笼罩的苍山是否依然盘踞在流水之畔?河畔的柳枝不知是否仍然常伴钓丝悬?极目远眺,是否仍有江上远帆摇曳于波光粼粼的河面上?天开文运的刻字历经雨雪风霜是否依旧苍劲如昔?……有关那里的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所在意的,不知又有谁能解开这沉淀已久的疑问?鱼传尺素,水一程。恐怕游不过思念这片瀚海,鸿雁传书,山一程,终究飞不过记忆这座顶峰。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无奈万千愁绪,终绕不过思念的轨迹。雨恨云愁,终驱不散薄雾伴幽思。雨夜,独坐镜台,不知苍老的竟是谁的容颜?清晨,当窗理云鬓,不知轻梳弄的又是谁如雪的发丝?黄昏,暮雨过后,却不知哪里子规泣血的哀鸣响彻空山?又是黄昏,空山新雨后,浣纱的女子睁开朦胧的睡眼,手卷朱帘道:是否海棠依旧?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夕阳西下,是谁的倩影独自徘徊在满是落红的香径上?又是哪个断肠人打马扬鞭于那名为天涯的古道上,一袭素衣布满了古道的风尘,沧桑的容颜仿佛又是在叹息着流年的逝去,又仿佛在问询:乡书何处达,何日是归年?

惟有孤灯自明灭。

万籁此寂静,白日里的所有,都在深夜睡却。然而,今夜,我独不成眠,聒睡乡心梦不成!月亦无眠,枕月而眠,却终难以入梦,愿逐月华流照君,但愿月的银辉倾泻于你恬然的梦境里。年年岁岁月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今人曾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月太美,夜色如水,不知是谁于那漾漾天水间弹奏着春江花朝秋月夜的绝响?

篇八:流年风尘,我们渐渐走远

阡陌世界,红尘多少。

散爱情的一路芬芳,让心不在孤影独照。——-题记

【一】

如水的日子,我开始怀念那段岁月,那段无忧无虑的岁月。

当我还在穿着叉叉裤,光着屁股,光着脚丫,在魔鬼般的太阳下,顶着似火骄阳,在树下捉蚂眼子,开心的网着树叶花苁上飞来飞去的蜻蜓,在一池荡漾碧绿的荷叶中捉跳来跳去的蜻蛙,看着天空飞翔的小鸟也会好奇一阵子。露着两颗小虎牙,天真灿烂的笑声回荡在我幼雏的童年里,那段岁月,是我最快乐的岁月。

【二】

流年的风尘,在如歌的岁月里,时间在一天天流走,我们也在一天天的长大。由原来的叉叉裤也逐渐被裹裆裤代替,我们也在一天天走向懂事、成熟,笑容也在一天天的减少。背上了沉重的书包,走进了如地狱般的学堂。在那里,我开始认识了很多的小朋友,和同学们高兴地一起玩耍,不厌其烦地听着男女老师们的教诲。看着满作业本上的xx(叉叉),心里开始很害怕回家。于是,我小小单薄的身影留在了灰暗的暮色里,等着父母打着电筒一声声的呼喊来寻找着我,接着跟在父母身后,一路上又是父母的一顿教诲。

【三】

童年的身影在我小学里停留了五年,就这样随着时光的流逝过去了。好不容易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勉强考进了初中,进入了人生少年的时代。在这一段如烟花般的青春岁月里,我们又是那样渐渐的迷惑,眼睛里染上了少年的忧郁,弯弯的眼角偶尔也会残留着青春的羞涩、一点丝丝的笑意。我开始也变成了一个倔强的孩子,书本对我来说是感到厌恶的。我们开始学会了疯,学会了偶尔也去偷别人树上挂着唾涎欲滴的果子。当然,也会被别人逮住狠狠的捶一顿,不是别人心疼那点果子,而是我们无知扳断了果树的枝芽。在我们当时血气方冲的少年里,当然,那颗果树也没能幸免,几天后,果树被我们拿着斧头砍掉了。换回来的却是,父母拿着钱还得赔着笑脸给别人道歉。

在这漫长的初中三年里,我们身体里的荷尔蒙也在开始剧烈的疯长。也在青春的梦里开始朦朦胧胧怀想一些如烟花般美丽的爱情。也懂得了悄悄给前后桌女生写情书,可怜的青春花痴,换来的又是几个女孩子一起把我按倒在操场上的一顿暴打,晕啊!就这样糟糟懂懂的走过了三年初中。在不经意中,也不知道咋个的,我居然也考进了高中。

【四】

在高中的岁月里,我们逐步开始懂得了人生,懂得了快乐和忧愁,也懂得了一些什么是爱情。在这悠悠的三年里,看着别的男生有了爱情的收获,而我还在茫芒人海中孤独地寻觅,心里就开始毛焦火辣的。高中学习沉重的负担,爱情的包敷,开始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偶尔在孤单的日子,学会了喝酒,用酒精来麻痹沉重孤独的神经。看着都市霓红灯天花般的闪烁,总觉得那些都是别人眼里的风景,一对对相互甜蜜依偎走过我身旁的情侣,对我来说是给我的一种挑战!

阡陌世界,红尘多少。也多么希望,在这冷漠的世界里,在这日覆隔膜的尘世中,能有一个人爱上我,让我思念,让我牵挂,散爱情一路的芬芳,让我的心也不在孤影独照。

风尘年华,岁月悠悠,以后的日子,如今已渐渐走远。如今再忆起,我能悔于曾经的任性,但我依然无悔于那段走过的岁月,却给我今生留下了这么美好的一段回忆。

篇九:穿越千年风尘梦回唐风宋雨

千年的落花风里尘埃落定,一盏菊花茶,一卷古时风,一夜巴山雨,窗外,有风撩过湘帘,蓦然间忘了今夕何夕。

我身披几千年的风尘,款款而至,却还是寻不到你。憔悴着奢望的灵魂,回首在寂寞的千年。

耳旁吹来远古的风,吹暖了我们年轻灵魂深处蠢蠢欲动的诗意。轻歌一曲,梦里红颜,你在第几世中离泪沾襟?这是来自白云深处人家的袅袅炊烟,吹出了落月乌啼声声碎,一帘幽梦,散落在古老的词章里。

【一】

将过去的岁月,遥想成不可触及凄美的风景。一缕青丝盈绕指尖,为君抚一曲明月千里寄相思,你清纯秀丽的容颜超越了滚滚红尘里的浮华。江枫渔火,愁了天涯羁旅,琐碎的记忆收藏在令人无法触及的时空。在泛黄的书卷里淡然含着花香的诗句。你的秀发却在风的鼓动下,悄悄潜入我的灵魂,绕弄三千情丝不尽。

绝色的音律,让陌上少年几番回望,歌喉婉转,在月色中轻舞霓裳,这是那一季最美的风景呢?在世事轮回中,落落寂寞,来了又去。望断了我的眼眸,却繁华了一个如梦的时光,最终还是消失在尘烟之中凋谢成一朵彼岸花。

不愿离别苦,杨柳岸,灞桥娟水细细,寒山漠烟如织,倦鸟只影飞急。木兰泛轻舟,何处是归程,折尽柳枝找不到伊人的踪迹,无奈长亭换短亭。挽断罗衣亦无法挽留岁月裙袂,枉我一曲离歌,两行热泪。秦楼梦断秦楼月一壶酒,一把剑,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忆谁薄命红颜,刃上长袖轻歌曼舞,云鬓花颜,泪光潋滟,细腰争舞君沉醉。情不可依,色不可恃,悠悠生死别离,此恨绵绵无期。紫陌阡长,襟袖冷冷,凄清的时光中,我是怎样的走过漫漫长夜,在苍茫的原野,在烟雨的江南,独自妖娆着每一个季节。想你的眉心是否也点了一枚思乡的朱砂,而梦一样的容颜永久的刻在了敦煌壁画。

【二】

斑竹泪,点滴寄相思,黄昏日暮,白沙渡口,一弯黛眉拨动了水韵,一曲琵琶弹落了风尘。弥漫了枫叶荻花人瑟瑟,朦胧了离别的伤感。纸上的墨香,映瘦了所有的诗句,锁住了眉宇间绝代风华。青衣执手,少妇断肠,哀鸣的孤雁在黑夜里迷失了方向,长空泣血,谁识少年离伴?

长忆江南,桂子十里飘香,红袖淡月,记忆中的往昔转眼成絮。流过岁月的河流,我却没有把你遗忘。莲香随风飘进了我的门扉,在潋滟波光中水花凝苞欲放。因为心中有爱,我才不会迷失在另外的故事里,当天际划过苍凉的烟痕,风,吹起了你千年的吟唱,环绕纠缠了眉间的寂寞。那几千年的故事,泪淋淋的摆在我的案上,错过,已不可逆转。

【三】

青藤攀在漆迹斑驳的旧砖墙边,空气里弥漫着不知名的花香。这时候总是多雨季,多忧愁,满目落花和笙箫婉转,精致的蘼丽凄婉千年华章。

整个下午,我化手为桨展以宣纸为舟,泛波于宋词的烟波浩渺中。

独倚深院,看庭前梧桐叶落潇雨,出门帘卷清泪流。在这恍如静止的时光隧道里,你柔美的身影倦在梦的影子中,令人悠然而思,渐渐虚无绵长。幽远的记忆中总会有你的容颜,你曾经的笑靥,与碎笺残墨隐现。落寞的似梨花带雨,静静的守候在我经过的路边。

长夜寂寂,寂寞若香闺,枕衾难眠,独抱浓愁无好梦,夜听悲夜雨敲窗。晚风料峭,夜阑犹剪灯花弄,烛影摇红怎知我孤凄夜寒。每每料得肠断处,无人怜你憔悴损芳容。捡拾起一段烟花岁月,你也入了旧时画轴,满眼相思,欲说还休,云中锦书谁寄?听彻窗外横笛声碎,又催人落下泪千行。

国破。家亡。情归何处?泪眼凝眸,如今又添,一段新愁。

这次第,怎是一个愁字了得?

月色溶溶夜,花阴寂寂春。

枕着夜的芬芳,回首梨花深院,月明如霜浸楼台。一曲琴音抚出了千回百转,相思恨转添浊酒,慢把瑶琴抚遍。谁负月华冷,独怜花影重。

几多相思,几多闲愁,今宵,所有的往事尽在不言中,你的身影就这样在千年的梦里迷漫……文/青衣墨豆

篇十:墨渡风尘未绝江湖之心

生若流水,迹如浮萍,飘零不知所终;

身随物役,心为尘迷,百年终归一梦。

——题记

唏嘘的年华,待逝的光阴,看不到终点的旅程。朦胧的回忆,徘徊的你我,每一笔勾勒的痕迹,都逐渐在岁月的磨合中隐去悲伤的浓郁。只叹那时温旧梦,觉来人事已两空。

落霞绯红,水天一色;雾霭的苍茫中氤氲着怅惘,恢宏中又不失凄美。偶尔一只孤鹜飞过,又是一片宁静的祥和。漫无目地的行走,沿路的风景,缅怀的执着,不及回首,悸动的柔情便在浩渺的烟波里消逝无踪。

茫茫尘海,浪花淘尽;何处是归宿,待到芳华消磨殆尽,方觉沉寂的心仍回流在流浪的尘埃里漂泊,犹如置身于暗流汹涌的海面孤影远帆,没抓没捞,风尘仆仆的。很受伤。。

所谓旧事,即长念的前生。所谓故人,即曾经留恋的回忆。不知如今谁陪在你左右,为你画眉妆束;也不知如今你又傍谁身旁,对他挥洒温柔。仅愿,你能在孤单的时候还能偶尔想起曾有这么一个爱过你的我,借以安抚一下心灵摇曳的寂寞;在开心的时候尽量的就忘记我,挑起你的欢笑,张扬你的快乐。

染红的枫叶,那一缕残阳隐退的美,和着孤雁回首时的悲鸣,在风中遣散了离落的结局。我很清楚,如何都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也不会再奢求什么,爱这东西,是不能放的太近的,隔着岁月编织的梦,一旦初心不复,瞬间便化为虚无。

一处闲愁,两情牵萦;短亭回首,不求恒存,至少曾经拥有,已然足够。追忆年华,模糊了眼眸,既已红瘦别时休,又何须恨书千斗、伤春悲秋不长进呢。遂罢,缘来而聚,缘散各归,不寄来生。

晨钟暮鼓,年轮暗转,喜欢深邃的夜晚,静静的伫立苍茫的天空下,隔着夜色帷幕,于宁静处,仰望斗转星移;心湖里调和曲曲悠扬的旋律,清澈自己的情怀。

喜研佛理,却不信佛,因为并未见过佛悲悯世人的业绩;喜欢求道,不迷己心,因为它的玄机,并非常人所能堪及,而我,也恰巧对此不那么的执着;喜读儒学,却不喜儒,许是它的入世,它的道貌虚假,也因为它的腐朽拘泥,边框过多。

时光若尘,岁月如风,看着世间的人流来来回回,固守着自己沉封的心境,拒绝尘世的点染,自认为冷心冷情,可以淡看人间烟云,渴望独善其身。亦会不屑于别人的附势趋炎,却暗地里为无人理解自己而彷徨挣扎,黯然神伤。这种高傲的寂寞,于心永存。

繁华屈指,过眼已渺如云烟。细细品味走过的一幕幕如戏剧般的人生,省悟其身对与错;体会寂寞的时光带给自己的丝丝忧伤与快乐,风轻云淡走一程,回眸,仍有些许暖意萦怀,许是最好的归宿。

举杯独醉,沧桑饮罢,茫然又一年岁;穿梭于人世间的纷繁复杂,忧愁与哀伤;孤独的心,独享一片没有纷扰宁静的天空。而我,只愿在褪尽繁华后,于烟尘中内心怀远澄净如月,静沐凡尘的烟火禅偈自在之身。

挥袖间,千帆过尽。看尘世,熙熙攘攘,风来云往,时光便这样闲情逸致地于静谧中老去。心已尘外,纵身在尘中,琐事牵绊,我也会结庐于人境,守一怀净土,静听时光滴落的声音。雾朦月胧瞻前路,夜立中宵,灯火无重数;苦乐哀愁,合什低唱;身在风尘,我自扪心……

篇十一:身在风尘,我自扪心

生若流水,迹如浮萍,飘零不知所终;

身随物役,心为尘迷,百年终归一梦。

——题记

唏嘘的年华,待逝的光阴,看不到终点的旅程。朦胧的回忆,徘徊的你我,每一笔勾勒的痕迹,都逐渐在岁月的磨合中隐去悲伤的浓郁。只叹那时温旧梦,觉来人事已两空。

落霞绯红,水天一色;雾霭的苍茫中氤氲着怅惘,恢宏中又不失凄美。偶尔一只孤鹜飞过,又是一片宁静的祥和。漫无目地的行走,沿路的风景,缅怀的执着,不及回首,悸动的柔情便在浩渺的烟波里消逝无踪。

茫茫尘海,浪花淘尽;何处是归宿,待到芳华消磨殆尽,方觉沉寂的心仍回流在流浪的尘埃里漂泊,犹如置身于暗流汹涌的海面孤影远帆,没抓没捞,风尘仆仆的。很受伤。。

所谓旧事,即长念的前生。所谓故人,即曾经留恋的回忆。不知如今谁陪在你左右,为你画眉妆束;也不知如今你又傍谁身旁,对他挥洒温柔。仅愿,你能在孤单的时候还能偶尔想起曾有这么一个爱过你的我,借以安抚一下心灵摇曳的寂寞;在开心的时候尽量的就忘记我,挑起你的欢笑,张扬你的快乐。

染红的枫叶,那一缕残阳隐退的美,和着孤雁回首时的悲鸣,在风中遣散了离落的结局。我很清楚,如何都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也不会再奢求什么,爱这东西,是不能放的太近的,隔着岁月编织的梦,一旦初心不复,瞬间便化为虚无。

一处闲愁,两情牵萦;短亭回首,不求恒存,至少曾经拥有,已然足够。追忆年华,模糊了眼眸,既已红瘦别时休,又何须恨书千斗、伤春悲秋不长进呢。遂罢,缘来而聚,缘散各归,不寄来生。

晨钟暮鼓,年轮暗转,喜欢深邃的夜晚,静静的伫立苍茫的天空下,隔着夜色帷幕,于宁静处,仰望斗转星移;心湖里调和曲曲悠扬的旋律,清澈自己的情怀。

喜研佛理,却不信佛,因为并未见过佛悲悯世人的业绩;喜欢求道,不迷己心,因为它的玄机,并非常人所能堪及,而我,也恰巧对此不那么的执着;喜读儒学,却不喜儒,许是它的入世,它的道貌虚假,也因为它的腐朽拘泥,边框过多。

时光若尘,岁月如风,看着世间的人流来来回回,固守着自己沉封的心境,拒绝尘世的点染,自认为冷心冷情,可以淡看人间烟云,渴望独善其身。亦会不屑于别人的附势趋炎,却暗地里为无人理解自己而彷徨挣扎,黯然神伤。这种高傲的寂寞,于心永存。

繁华屈指,过眼已渺如云烟。细细品味走过的一幕幕如戏剧般的人生,省悟其身对与错;体会寂寞的时光带给自己的丝丝忧伤与快乐,风轻云淡走一程,回眸,仍有些许暖意萦怀,许是最好的归宿。

举杯独醉,沧桑饮罢,茫然又一年岁;穿梭于人世间的纷繁复杂,忧愁与哀伤;孤独的心,独享一片没有纷扰宁静的天空。而我,只愿在褪尽繁华后,于烟尘中内心怀远澄净如月,静沐凡尘的烟火禅偈自在之身。

挥袖间,千帆过尽。看尘世,熙熙攘攘,风来云往,时光便这样闲情逸致地于静谧中老去。心已尘外,纵身在尘中,琐事牵绊,我也会结庐于人境,守一怀净土,静听时光滴落的声音。雾朦月胧瞻前路,夜立中宵,灯火无重数;苦乐哀愁,合什低唱;身在风尘,我自扪心……

篇十二:一地风尘,如何卷起

不是一幅画卷,不能卷起

不是一帘诗卷,不能卷起

淡淡暮霭穿尘,轻轻落尘一地,遥遥海风招摇,默默心间何思?沧海一粟已无影,凉凉心结何时开,一地风尘诉始终,笑看红尘梦落时,回首莫望前程事,恋今来还是恋往?

踽踽独步,踉跄心腔,风过往,独留一丝记忆,时过境迁,独落一地风尘。几个心思,方可够用,方可妄想着一地落尘?几次自语放心,方可真的让自己歇心?几年沉默,方可卷起这一地风尘?

欲醉欲坠,原来如此过来。一点闲心,便塞满心思,一点空白,便画满愁色。年华如渡,岁月如梭,却不是一轴时光任我卷起。淡烟飘渺,流水飞逝,转瞬如何追寻,落轴原是一墙白纸,昔日何处寻,寻寻觅觅,原是一地风尘,原是只剩这一地风尘!

无奈花残不能留,伤春过往亦有时,置身红尘数十载,只剩落尘一地飞。去,如何去过往;回,如何回今朝;会,何如会来事?画屏易描,过往难画,诗歌可赋,时光难写,卷帘易事,风尘难卷。

弹袖,落尘,梳发,落尘……泪落未平潮又起,如此便是满满一地落尘,如此如何卷起这一地风尘?静谧,沉默,风尘,封尘,积起几尺落尘?

过而不能过,去也不能去,青丝三千落腰间,风尘三千落满地,烦丝三千落何处?言而不能由衷,心向所往,往如何处望?雪也过,雨也低,花叶落,清风流,银光泻,封住这一世尘埃,望着这一处寂静,竟然落寞的生凉,竟然落寂的垂泪,开凿的洪流,流也流不止,低低沉沉,原来这一处只身一人,原来泪滴的声音覆盖了心跳的速率。

黄昏遮尘,暮色和音,寂静虫鸣,暗黄残留一记皱忆。暮色音尘,一曲风尘袅袅起,月上中天,点点尘埃落心间,错落风光,亮丽一隅闲时观,何时是闲时,层层落尘遮这一隅,闻音尘,无力如何卷风尘。月落芳尘,几许寂静,几多安然,不却着一身无奈。

墨尘封人,一季又一季的安逸如此得来。音悲撩人,一天又一天的时光如此过来。西风起摇曳,搁浅撩人心,墨浸渍沉默,独坐栏杆,望着一地风尘,如何卷起……

篇十三:驿路风尘

与张毅的相识实属偶然。在飞驰的列车上,我惶恐于自己笨重的行李箱在还没上车之前,就断了手柄。我必须要为自己的困境需求必要的帮助。

一节节车厢问过去。还好,有同路的热心人回应。眼前的这位先生三十岁左右,干练清爽,沉稳洒脱,身上有一种北方男子特有的气质。简单地交谈后,我了解到他是国家公务员,此次是带小孩探亲。

挤出熙熙攘攘的车站,没想到,此处正逢百年难遇的洪水,而最快的航班是明天。我为难地咬住下唇,一切都在意料之外。

张毅很快办理了手续,他走过来很自然地讲:看来,老天要留我们了。咱就要套间吧,这样东西不易散失。六神无主的我点点头,未曾觉得他这样安排有什么不妥,出门在外,安全总是第一。

略收拾停当。张毅的一帮校友便来电约他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开个碰头会。他见我心神不宁又无所事事,就邀我共同赴约。萍水相逢,我有些犹豫。他便讲,再说小孩也需要照料,我不忍推脱。

我们来到朋友指定的饭店。他的校友几乎都是自己驾车而来,很气派的样子。张毅忙着寒暄。不熟悉的人把我当成了他的太太,对我热情有加。我隐隐压住自己脸上的尴尬,礼貌地与他们点头致意。酒席丰盛,气氛浓郁。从他们热烈的交谈中,我知道了,张毅原来是一方不小的官,而他的同学,则个个事业有成。

夜色载着我们驶过繁华的街道,空气中弥漫着蛊惑的气息。这个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在都市霓虹灯的闪烁中回到了住处。张毅安顿好女儿便出去了。我无心梳洗,便打电话至总台询问,是否还有空房。但很遗憾,这个愿望无法实现了。已近凌晨,我的睡意全无,只盼天亮的早些,再早些。

张毅回来之后对我微笑着说:我问过了,今天客满。我答道:也好,反正我也不想睡了,咱们聊聊天,好吗?

他便谈了自己:工作、家庭、旅途见闻以及对人生的看法。我呢,最多的则是谈自己的爱好,情趣。我惊讶他的广博见识和深刻风趣的谈吐。我已好久未曾打开心窗这样交流,尤其是在异乡,在这样一个温馨的雨夜。

不知不觉中,几个小时过去了。我听出了他嗓音的嘶哑和疲惫,便找了自备药给他。从他一闪而过的眼神中,我读到了一种异样的柔情。我抑制住自己纷乱的思绪,心里却对自己说,这样的男人,是我所欣赏的。

旅途的劳顿使人昏昏然。恍然间,张毅的辗转反侧让我不安,不知自己该不该轻声问一下,他是否有不适。但,咫尺之遥,我却真的举步维艰。

天,终于亮起来了。我先起来洗脸。而张毅,竟然是整夜的无眠。看着他略显憔悴的脸和声音中隐含的失望和淡漠,我的心头徒添一丝伤感。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在他关切的叮咛中,我向他挥手道别。回来之后,我们一直电话联系着。我书信一封,再次向他表达了深深的谢意。《回家》、《水边的阿荻丽那》等大家都喜欢的怀旧金曲,我寄了几盘去。也许,这里面也孕含了,一个寂寞无依的女子,尘封的往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花溪游记

    丁酉五月,余离麦镇,赴济花溪。自古相传,黔之一带,有城名筑。筑之一隅,河滩十里。...

  • 许我一剪菩提光阴

    秋风,清凉,是一叶菩提的洁净,轻轻拂落,飘落在我们心中的尘 题记 风吹过的巷口,是...

  • 炼心

    不同的年纪不同的自己,特定的时期总会做些看似无意义却又弥足珍贵的事。有些成为了难...

  • 仓圣公园游记

    仓圣公园游记 (李泉清) 吃完饭,看看手机,才十二点多点。去哪玩呢?要不去仓圣公园...

  • 看不明的美

    早在十几年前,每当我扫院子里的落叶时,总会想起古人的一桩事情:当书童去扫落叶的时...

  • 霓虹灯,车水马龙 灯火阑珊处,谁人等? 拥挤的前途你我十指紧握 磕磕碰碰不求风光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