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抒情散文 >

那场雨

时间:2017-06-20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 点击:

  真不愧是夏季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来得那么及,仿佛是带着满怀的怨恨来的,那雷声劈天盖地的就这么轰了一下,才发觉原来是这么的扣人心弦,一场雨和着雷声,带着忐忑的情绪,似乎是在等着某个灾难越过似的。

  雨停了,雷声却未消,好像是一个充满怒意的巨人在诉说着他的不满似的。天灰了许多,渐渐的越来越阴沉,有黑夜将至的意味,时间却还没到那个点。慢慢的等着,等着这个可怕的时间点走过。

  过了些时间才发觉手掌有些疼痛,伸开手来,才看到,原来都是刚握拳状时抓得太紧,抓出的印子。也许当时谁也不知道某个时间点的恐惧,只有之后的疼痛才会自我醒悟,明白自己有多懦弱。或许,该学着去坚强,你不坚强,谁又会替你呢?

  黯淡的天地,看不出它有多伟大,只让人觉得可怕,原来天地也是有脾气的。

  呆呆的看着窗外,唯恐雷声再奏起那没完没了的音乐。

  一场雨过后并没有凉快些,不知道是因为害怕的缘故还是怎么了,手心的一把冷汗却总是意犹未尽的冒出来。好些时间过去了,还没有缓冲的现象,天依旧是那么的暗,仿佛马上就会爆发一般。

  借着本能的反应,回忆又不依不挠的缠着我。时至今日,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变了。

  昔日那多愁善感的情怀,演变到今日显得越发的矫情,昔日那追寻的真真假假,时间让它成为了过往,变成了今日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昔日的那天真无邪,发展到今日,成为了唾手可得的工具。昔日那一抹浅笑,说的是发自内心的,今日的那抹淡笑,说的是掩饰,说的是无奈。往昔的点点滴滴,时至今日,不断地怀念,不断地寻找,回头发现,原来都是多此一举。怀念又如何,能回到从前么?

  尝试着用另一种角度去看待某些变化,看着看着,现实的残酷,现实的无奈,现实的一切恶行,点点滴滴,看在了眼里。才发觉其实那些所谓的变化是为了在这个地段生存而打造的。

  不敢奢望这段路会有多么的完美,不敢期待永远真的是永远,不敢说、更不敢承诺,谁也不知道在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环望着四周,天地广阔的可怕,站的脚下,也不过是两步之遥,在那一刻,却怎么也不想挪动,可能净土,就存在于脚下。也许,这条路,我会很努力的、很坚强的、很勇敢的、就这么走下去。可能它并不是笔直的,可能它并不是平坦的,可能它也会好多好多个岔路口,可是,我选择了它,我没有回旋的余地,也许,我的苯苯精神,会一直的支撑着我。但是这段路,才只是开始而已,我不敢下任何定论。尽管它并不完美。

  常常都在说假如,常常都在说如果,心里却比谁都明白,假如和如果,只是一个说辞而已,通常都是用来忽悠自己的手段,用来安慰自己的良药。我说假如,假如说我,我说如果,如果说我……是不是就这么一直说下去呢?我不相信人生的假如或如果都有那么的纯洁,那只是另外一个不可能的事而已,说假如,是因为不肯定,说如果,是因为没把握,所谓的自我慰藉,通常都是“骗子”的手段,所以,我们都是生活中欺骗自己最多的人。还有什么可辩解的呢?都是很傻很傻的……

  那一瞬间,忽然明白了好多,其实本就不应该如此这般的,就算没有了曾经,人生就不再继续了吗?就算没有了过去,未来就不曾到来吗?这是不可能的事。每一天,曾经在诞生,每一天,过去在延长,然后,每一天的每一天,未来在接近。我们只是天地间的一颗棋子,它的光环,始终都只能是我们来给它制作。我们的未来,其实就是棋子落地的那一刻。

  想了太多,发现所谓的一切一切,都是我们自己在自导自演,想到人生不像拍电影,没有NG是不可能重来的。想要飞翔,靠吊威亚,那也只是暂时的。我们必须自己一步一步的爬上去,体验路途的美妙,体验成功的艰辛。最后得到的,往往都比那些靠捷径得来的东西要来得刻骨铭心。

  一场雨过后的天空,是那么的纯净,让人忘了原先的污浊是从哪儿来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那场雨

    真不愧是夏季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来得那么及,仿佛是带着满怀的怨恨来的,那雷...

  • 仓圣公园游记

    仓圣公园游记 (李泉清) 吃完饭,看看手机,才十二点多点。去哪玩呢?要不去仓圣公园...

  • 看不明的美

    早在十几年前,每当我扫院子里的落叶时,总会想起古人的一桩事情:当书童去扫落叶的时...

  • 霓虹灯,车水马龙 灯火阑珊处,谁人等? 拥挤的前途你我十指紧握 磕磕碰碰不求风光无...

  • 城市美容师

    如果说,每个城市的生活,就像一首宏伟的交响曲,那么,环卫工人就是那乐谱上的音符。...

  • 【缘创】岁月二十四笺

    岁月二十四笺 立春 黄经三百一十五度,东风解冻,蜇虫始振,鱼陟负冰。 尽管如此,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