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 让心灵有个宁静的港湾 www.yueduwen.com
当前位置: 悦读文网 > 散文 > 散文随笔 >

小将之恋

时间:2017-06-18来源:悦读文网 作者:沪杭梁李董 点击:

 

小将是幅山水画。这是一幅范宽的《溪山行旅图》,浓厚的墨色描绘出山川峻拔雄阔、壮丽浩莽的气概;这是一幅夏圭的《溪山清远图》,时而山峰突起,时而河流弯曲,站在不同的视点,都会形成独特的审美空间。这是关仝的《关山行旅图》,这是王明敏的《南山积翠图》……

小将是首山水诗。那是王维《鹿柴》的意境:“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那是李白《登太白峰》的浪漫:“愿乘冷风去,直出浮云间。举手可近月,前行若无山。”那是杨万里《过松源晨炊漆公店》的感慨:“莫言下岭便无难,赚得行人空喜欢。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小将就在大山深处,不管从那个角度欣赏,都是一幅天然的名画;不管从哪一个地方品鉴,都是一种唐诗的意境。

小黄山

从沙溪转向董村方向,我们的小车犹如大海中的几片树叶,有时被抛上浪尖,有时又被甩入谷底;犹如波涛中的几条游鱼,一忽儿冲出汹涌的波峰,一忽儿又扎入碧绿的潭底。这里峰峦如聚,波涛如怒,但又有层次,近山仿佛是墨色的浸染,浓重成深壑幽谷,接着浅浅的渲染,接着淡淡的晕染,渐远渐淡,淡到若有若无,轻到白云生处。我们在小黄山前停住了脚步。

小黄山最大的特点是岩石。花岗岩虽然坚硬冰冷,但大自然赋予其生命的动感:有的壁立成彩屏,有的偃伏成巨鳌;有的是放浪形骸的八仙,有的是深山迷路的牛羊;有的是蛰伏潜藏的乌龟,有的是浑圆曼妙的乳峰……有的如一颗珍珠,氤氲着天地的灵气,吞吐着日月的光华;有的如一颗仙桃,是蟠桃大会后的遗漏,还是百姓祭天的供奉?有的站立成望夫归来的神女,有的端坐成笑容可掬的弥勒,有的优雅成一帧少女的剪影,有的匍匐成一头望月的犀牛,有的舒展成一朵雨后的蘑菇,有的打磨成一枚金石的印章。有的是一头沿溪爬行的乌龟,有的是一只蛰伏树丛的蟾蜍,有的是一个吞云吐雾的象鼻,有的是一对相依相偎的情侣……

行动最为活跃,表情最为丰富的还数孙子,一览群山时的凝思,一睹苍鹰后的笑靥;立足百丈瀑布上毫无惧色,奔跑崖壁尺径中如履平地。他爬上一方巨岩,仿佛一颗古树忽然开出花朵。活泼的孙子,沉默的岩石;新生的灵动,古老的沉重,这是一幅多么生动的画面。

岩石上的每一道皱纹和每一个斑点,都贮藏着时间的密码,历史的故事。这些岩石隐身树林,就与松为友,结竹为伴;如壁立山头,就笑傲风雷,昂首云天。可爱的孙子,你会不会像岩石似的执着和坚毅,大山般的沉稳和伟岸!

我想,一座山如果缺少了岩石,就像一个人缺少了骨架。凡是山水画,都少不了岩的雄姿;凡是山水诗,都少不了石的好词。就是中国的古典园林,几乎无园不石,无石不奇。岩中包含着中华文化,石被赋予了某种情感。

这时山中传来鸟的啼鸣,啼鸣声中悠扬着清泉的婉转,嘀呖着露珠的圆润,浮动着山花的暗香,播撒着彩霞的颜色。声声鸟语里,又传来孙子“爷爷、爷爷”的呼唤。

巧英水库

四周是巍巍群山,中间是巧英水库。巧英水库宁静得如摇篮中的婴儿,凄美得如碧海中的一颗珍珠。

学生刘安辉是水库管理处主任,派了一艘机船载我们绕库一周。“梁老师,还认识我吗。”眼前站着一位优雅的女士,旁边有位婷婷的姑娘。熟悉的音容,依稀的笑貌……“我叫叶雅萍,这是我的女儿徐凯凯。”我一下子打开了记忆的闸门,我们共同回忆起小将的时光。我和学生们拍照留念。碧波清清,青山巍巍,笑意盈盈,话语暖暖,一起定格,一同铭记,把幸福和珍贵一起储存进手机里面。

真不该惊醒群山的几重幽梦,真不该惊扰绿竹的轻歌曼舞;真不该惊起仪态万方的雪白鸥鹭,真不该惊骇悠哉游哉的快乐鱼儿。“满眼风波多闪烁,看山恰似走来迎。仔细看山山不动,是船行。”那水仿佛一块绿绸,闪闪烁烁,把我的身心染蓝;那波又如万朵青莲,向蓝天盛开,也开放在我心深处。

水库为什么这么蓝?是被蓝天染过?被白云漂过?被绿叶浸过?被翠竹洗过?还是被鸣泉闹过?被露珠恋过?被鸟翼掠过?被鱼儿衔过?是汇聚了白云的眼泪,大山的心声?是融会了竹梢的清响,草尖的露滴?千沟万壑的水呀,开始嘀嘀嗒嗒,丁丁冬冬,然后泠泠淙淙,哗哗啦啦,最后汇入库中。水库的辉煌需要泉涧的汇聚!美德如斯,知识如斯,人生何尝又不如斯。

这时,一座大坝矗立眼前。大坝锁住一湖碧波,数重青山;坝下陷落千丈幽谷,一湾碧溪。大坝不是水泥钢筋直线浇筑,而是泥土与石块梯形堆砌。

瞬间,我的耳膜充满山呼海啸的劳动号子,眼前出现了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1973年我考上高中,而好友伟红去做水库,星期天我一路相送他来到这里。走到西岭头上,这里上下数百米的落差;路陡弯急成360度的漩涡。只见一辆辆满载土石的手拉车,嘎嘎作响,呼啸而来。这些手拉车刹车全靠后架与人脚,后架着地拉车人一下悬空,后架离地手拉车又如脱缰疯牛,稍有不慎就会车毁人亡。

黄昏来临,大坝工地灯火通明,库区四周灯光闪烁。毛竹搭起的工棚,上下两层的通铺,收工回来的民工,有的啃着一颗红薯,有的喝着一碗菜汤。为了建设水库,他们挥洒着辛勤汗水,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弹指一挥四十年,现在矗立着的只有巍巍大坝,消失了当年数万民工。

一切都在远去,剩下只是壮丽!蜿蜒的西岭头,曲折的盘山路,巍峨的土石坝,万顷的碧波湖。我们在欣赏着美景,品尝着清甜时,请不要忘记那些创造美丽和幸福的人们!

这一晚,我们住在莒根村。入夜,只有秋露轻轻地滑落,只有鱼儿突然地跃起;只有秋虫唧唧的低吟,只有竹叶窃窃地私语。因为过于宁静,我反而没了睡意,一次次地推窗远眺,只能看到群山的轮廓,很难见到幽幽的湖波。我索性穿衣起床,悄悄走出房间,顺着一条小径走到水边,碧波吟着歌,闪着迷人的眼波,和我软语温存……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准备迎接水库的日出。推窗一看,不由暗暗叫苦,眼前大雾弥漫!看山不见踪影,观水雾气蒙蒙,我们就在村里闲逛。

“山,山……”不知谁在叫喊,我们回头一看,只见茫茫云海中,一片高山隐现云端。大家议论山之真假时,一会儿又是云雾漫漫。在水边徜徉,在山间流连,不经意间抬头,只见阳光已升起群山之巅,对面山坡开满了银色的花朵。仔细一看,那是阳光穿过树林的缝隙,斑驳陆离地洒在柴叶上面,看去宛如盛开着无数梨花。

三坑风景

第二天,我们沿着山的脚下,水的唇边,曲折着,盘旋着,来到巧英水库的上游,一个叫三坑村的风雨桥上。风雨桥是座木拱桥,始建于明朝中期,重建于清嘉庆年间。八字形拱架承载上桥梁,上桥梁上面铺设木板,桥两旁设置扶栏、长凳,桥上建有五开间廊屋,形成长廊式走道。往来行人可在桥上蔽风遮雨,故称风雨桥。风雨桥凿榫衔接,风格独特,属木拱架设的平桥,现代著名桥梁专家唐寰澄称此桥,“结构构造在浙江诸木拱桥中是少有的。”已被记入中国《古代桥梁史》中。

桥下涧水潺潺,桥上行人寥寥,风雨桥显得有些落寞。但这条连接新昌宁海的盐帮古道,曾经那样的车来人往热闹繁忙……我徘徊风雨桥上,极目群山之间,仿佛看到祖先们冒倾盆大雨,穿蓑戴笠,荷担驱驴,走进桥上避雨,桥下是咆哮的涧水,桥外是银色的雨幕,他们歇下沉重的盐担,脱下滴水的蓑衣,抖抖索索地从蒲袋中摸出一块番薯或饭团……风雨桥不但引人渡河过涧,还为人挡风遮雨,这是旅途中的温暖,风雨中的阳光。风雨桥,应该向您致敬!你曾庇护过我们多少辈祖先?

离风雨桥不远是真君殿,原名五灵山庙,正殿供奉着抗金英雄宗泽座像。真君殿首建于明朝正德年间,共四进四厢。山门和正殿,檐廊卷棚、月梁、檐柱、耍头、牛腿,都有精致浮雕。戏台顶为螺旋藻井结构,主要是起装饰和扩音作用:它用十六组八百九十七块花板,逐层缩小,紧密连接,结构之精确,雕刻之精细,装饰之华丽,让人叹为观止。山门两侧墙上由桐油、盐卤、生漆、石灰等混合制作的堆灰工艺,更是让人拍案叫绝。

准备返回小将,学生贝永刚和吴能江建议,不妨去下望海岗,因为离这不远。

小车轰鸣着,盘旋着;公路蜿蜒着,抬升着。青松翠竹相迎,白云翠鸟相随,飞瀑流泉相和。群山越来越远,蓝天越来越近,等到蓝天就在头顶,众山匍匐脚下,我们就站在望海岗巅,只见远处翠峰千叠,近处茶园连绵。“睛好之日,登高极目,可见东海樯桅点点,隐隐绰绰,海天相连,风光无限……望海岗由此得名。”

东望是渺渺茫茫的大海,南望是莽莽苍苍的天台,西望是连绵不绝的会稽,北望是蜿蜒逶迤的四明。屹立千山之巅,昂首万里云天,你会油然而生一种“登山则情满于山”的情怀,“壁立千仭,无欲则刚”的品格,“不畏浮云遮望眼”的视野,“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气概,“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境界。

啊,梦萦魂牵,小将之恋!(梁孟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